會員評分: 2 / 5

啟用星號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
 
在中共國務院新聞辦6號的新聞發布會上,中央黨史研究室副主任張樹軍表示,要有計劃的開展〝敏感黨史〞問題的研究,反對所謂的〝歷史虛無主義〞,引發海外中文媒體的興趣。《美國之音》說,張樹軍的這番講話,被觀察人士視為中共將重新劃定黨史研究紅線的一個信號。
 
 
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副主任張樹軍,6號在國務院新聞辦的新聞發布會上表示,要有計劃的開展〝敏感黨史〞問題的研究,反對所謂的〝歷史虛無主義〞。
 
但張樹軍並沒有明確界定,什麼樣的黨史,屬於〝敏感黨史〞,就此會有什麼樣的研究計劃。
 
旅美原大陸史學教授劉因全指出,中共所謂的敏感黨史, 無非是一些一旦被如實研究,就會影響中共〝偉光正〞形象的事實。
 
Inline image 1
 
旅美原大陸史學教授劉因全:〝比如說關於毛澤東,他有好多問題,中共黨史根本就不披露。關於文革的歷史,關於六四鎮壓,到現在也不讓大家研究。你想共產黨成立的歷史,我們知道根本不是愛國者為了救國成立了共產黨。是列寧、斯大林想把中國變成蘇聯的殖民地,就收買了中國的一些賣國賊,無賴流氓,無聊的文人,然後俄國人出盧布拿錢養活這些人,在中國成立了共產黨。〞
 
近期一個較受矚目的案件,再次顯示出中共對〝敏感黨史〞研究者的態度——原《炎黃春秋》執行主編、歷史學者洪振快,因發表兩篇質疑〝狼牙山五壯士〞故事真實性的文章,被法院裁定名譽侵權,法院認為他對狼牙山五壯士的質疑,會傷害所謂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同時,這也是張樹軍宣稱必須要反對的,被中共劃入〝歷史虛無主義〞的一個例子。
 
所謂的〝歷史虛無主義〞近年在大陸被定義為,通過研究歷史,否定馬克思主義地位,否定中共執政合法性的社會思潮。根據中共文獻,這種思潮最初來源於文革結束後海內外的批評反思,以及對毛澤東的否定。在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不久,江澤民當上中共總書記,他在年底一次講話中首先使用了〝歷史虛無主義〞概念。
 
之後這一概念被使用來抨擊國內外反思中國歷史,或分析中共制度弊端,或對中共領導人批評的聲音。中共一再強調,對歷史的評價決不是單純的學術,而是存在政治鬥爭,甚至關係到黨的生死存亡。
 
旅加知名作家盛雪指出,其實中共抨擊的所謂〝歷史虛無主義〞,根本就不是中國歷史研究的真正問題。
 
Inline image 2
 
旅加作家 盛雪:〝它所指出的問題,根本就不是中國所面臨的研究歷史的真正的問題。因為不管是所謂的歷史唯物主義也好,歷史虛無主義也好,今天在中國社會它都在一個框架之內。也就是說,它是被中共這樣一個權力結構所牢牢限制,控制的這樣一個框架之內。〞
 
盛雪表示,人們要看清什麼才是真正的問題。
 
盛雪:〝今天中國所面臨的最重要問題,是在這樣的一種制度之下,完全沒有任何的學術自由,完全沒有任何的輿論,新聞的自由。〞
 
盛雪認為,不要說歷史,甚至對於正在發生的事情,如今的中國人也幾乎不可能用一種面對真相的態度去看待,更別說研究了。
 
中共近期又開始重提要反對〝歷史虛無主義〞,除了張樹軍,《新華社》7月7號轉發《求是理論網》的文章,同樣強調了這一點。
 
劉因全說,中共的表現是出於危機感。因為人們一旦研究了真正的黨史,中國的歷史,必然帶來兩點問題,一是認清中共,拋棄中共政權,二是反思中國落後和沒有人權的癥結在哪裡,從而走上正確的道路,使中國這個國家富強。
 
【新唐人2016年07月10日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