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評分:  3 / 5

啟用星號啟用星號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
 
 
 
前幾天紀念柏林塌牆活動時,我想起了那場震撼的逃港事件!下面簡單回顧下幾代高層對這事的反應:1962年5月周恩來責成廣東省委,迅速制止群眾大批外流。1979年6月李先念指出:外逃就是要反、要解放軍上,把口堵住、對引渡犯,要制裁他幾個。當時主政廣東的習仲勛,把反偷渡外逃當成大戰役來打!
可見這是一個規模宏大,情節滄桑的故事,要提示以下的是:是逃港事件促使統治者不得不進行所謂一一一改革開放!(是政策出了問題    一一鄧說)1980年8月26日經濟特區在逃港最嚴重的深圳率先建立,逃港現象應聲消失。
有一首歌唱到,有一個老頭,在這畫了一個圈。他沒有唱,如果不是這滾滾的逃港人潮,這老頭怎麼會想到這個地方,他更沒唱如果不是這逃港潮,這老頭就是在這灑上幾年尿也澆不出一一一改革開放!所以辛亥以為:感謝香港,如果不是這塊豎在地囚邊上的小窗,誰也不知道外面還是亮光!如果沒有這逃港人潮,以及紅樹林一帶漂的一層層屍體,親們你我現在境況參照朝鮮,不知過份否!
逃港是否是一場“腳投”?公投的初級版!……
眼下香港的占中運動,相當於要求柏林塌牆。那可是繼六四的坦克,機槍之後,他們還敢站出來的,風險與勇氣可想而知。再戰以為,若占中失敗,你我境況大致如此,生活在讓人民服務的牆內,儘管改革讓你我從圏養改為散養,但讓人民服務的牆一直偉大,光榮,正確着你我,從書房到廚房,從學校到醫院,從生活到網絡……
設若占中成功,你我境況是否會參照兩德,美國,台灣?或者……
那麼至少讓我們感謝香港,那扇改變着你我命運的窗!……
 
獨立學術研究人 再戰辛亥 2014 11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