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評分: 3 / 5

啟用星號啟用星號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
 

向民陣成員及關心民陣的朋友們通報
紀念六四26周年期間我的參与

盛雪

 

  六四26周年之際,在多倫多參与舉辦了紀念活動之后,我應邀赶往美國紐約和華盛頓,出席當地的六四紀念活動。

  多倫多的紀念活動是在5月31日舉辦的,示威集會、游行、燭光悼念會都是在雨中舉辦的,一些朋友用几張桌子搭建了防雨棚,操作音響器材。這是多倫多26年來燭光悼念活動第一次遇雨。

  我原本6月1日中午啟程飛紐約,但因為紐約大雨,航班延誤到晚上,抵達酒店已經10點多了。6月2日中午于大海博士邀請了魏京生先生、黃慈萍女士和我共進午餐,接下來出席了由北京之春雜志、中國民聯、民主中國陣線、中國民主党聯合舉辦的六四26周年紀念研討會。

  除了民陣副主席元雋之外,也見到許多老朋友,包括王軍濤、胡平、陳破空、李偉東、立群、亞衣、西諾、夏明、薛偉、韓武,還認識了原南京高自聯的吳建民,以及民陣成員施維江。但是由于活動安排非常緊湊,沒有時間多談。

  下午約4點前往紐約市中心時代廣場,出席并主持中國民主党全委會主辦的街頭紀念活動。活動全程在雨中進行,參与者非常令人感動。有年高八旬的老人,也有許多二十多歲的年輕党員,大家默默在雨中堅持數個小時,沒有任何人叫苦叫累。在這里見到了激情的音樂家、律師、民陣成員葉宁、律師李進進、律師高光俊、民運老兵大哥高平、長期支持中國大陸民運的洪哲盛、网絡神人北風、民運老兵劉念春、天安門一代金岩、黃翔太太,作家雨蘭等等。活動后,留下來的朋友一起到一個朋友的餃子館去吃贊助的餃子。

  6月3日早晨,由鄭源先生陪同,我赶往中共領事館前出席中國民主党全委會的示威抗議活動,在現場接受了西諾的專訪,并給大家做了簡短的演講。但是由于要赶去華盛頓,所以沒有參加全程。

  我和李偉東、張博樹一同驅車赶到華盛頓,第二天上午和奎德接上王康,去出席建利的公民力量及共產主義受難者基金會在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碑前舉行的悼念儀式。但是由于路途較遠,路上塞車嚴重,我們赶到時儀式剛剛結束。接下來是“如何解決六四問題”的研討會。我的題目是:“終結暴政,水到渠成——六四不是一個問題”。當然,在這里也見到許多老朋友,包括上次是2002年見面的陳小平。滕彪律師由于在波士頓有另外的安排,無法出席華盛頓的活動,但是一直等到我抵達見過面才走。這次不但見到了在紐約有過一面一面之緣的美女民國范儿學者雪笠,還見到了神交已久的巾幗國珍律師和維權女英雄李煥君,大家都是一見如故。

  有意思的是,華盛頓也下雨,而且還不小。

  研討會結束后,由于車子停放出了一些狀況,使得我們夜里10點多才啟程往紐約赶路,一路又風又雨。一車四人,大家先送我,凌晨快4點才到紐約的酒店,其他人到家就天亮了。

  5日上午,民聯老主席,老朋友薛偉出面約了几位民運的朋友見面,特別是見到了中國婦權主席好友張菁(6月2日沒有見到),飯后直接去机場,到多倫多時,由于有陣雨,飛机又在天空盤旋了一陣子才降落。這一路真是風雨兼程呀。

  總的感覺是:民運精神永在,朋友情義長存。

  這段時間也看到民陣配合其它組織在許多地方舉辦六四紀念活動的消息,都很好。大家都辛苦了。民陣网站也刊登了許多消息。

  下面是一組關于紐約六四紀念活動的報道,轉發各位瀏覽。


盛雪

 

◇ ◆ ◇ ◆ ◇ ◆ ◇ ◆ ◇ ◆ ◇ ◆ ◇ ◆ ◇ ◆ ◇ ◆ ◇

海外民主人士在紐約紀念六四26周年

 

  民主人士在紐約紀念六四26周年(攝影:淼一)
民主人士在紐約紀念六四26周年(攝影:淼一)


海外民主人士在纽约纪念六四26周年


  1989年的六月四日已經逝去26年了,當年的學生早已長大,但中共留給中國人的傷口卻不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消失。2015年的6月2日,眾多海外民主人士齊聚美國紐約,共同紀念六四。

  6月2日下午1點開始,眾多海外民主人士來到美國紐約華人聚居地之一的法拉盛,在喜來登飯店七樓舉辦了為時3個小時的六四26周年紀念大會。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中國民主党全國委員會主席王軍濤,前廣州八九學運領袖,旅美作家、政論家陳破空等均到場發表演講。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主席魏京生也從美國首都華盛頓DC赶來,民主中國陣線主席盛雪更從加拿大來此共同紀念六四。

  胡平先生認為共產党對六四的處理方式是希望人們忘記憤怒,記住恐懼。胡平先生說,“我們就是要反其道而行之,我們要讓人們重溫當年那种激情,那种正義感,這個我們是不能忘記的。另一方面呢,我們不要被當年造成的恐懼被它嚇倒,要讓更多的人走出恐懼。”

  陳破空先生分析了中共領導人比賽似的一代比一代左,他說“這是一种病態的比賽。為什么,他們不是經由民眾選舉的,他們無需對民眾負責,更無需對國家負責,更無需對國際社會負責。”

  盛雪女士認為今日中國已是一個共犯互害的社會。她在解釋何為共犯時列舉了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手段,她說,“在這一點上呢,當一九九九年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的時候呢,我覺得感受特別深。它讓人們所在的不管是你的學校,單位,厂礦,公司,等等等等地方,它都開始去讓人們舉報,去對這樣的一些人進行排斥,進行打壓,進行歧視,所有這一切,其實都將一個普通人納入了它這個政權對其他人進行迫害進行加害的這樣的一种身份。那么同時,當然每一個人也是一個受害者。”她呼吁更多人能夠幫助中國社會打破恐懼,更多人能夠有意愿去了解真相并傳播真相。她說,“今天中國社會,特別是在習近平上台之后,已經是完全成了一個警察的國家,一個特務的國家,一個由它的這個所謂的党政軍憲全方位對社會實行恐怖控制的這樣的一個國家。那么在這种情況下呢,也許它就已經到了,我們唯一能夠拿起的武器,就是推動中國的民主革命。”

  王軍濤先生認為如果想解決中國的腐敗与非公平社會問題,必須結束共產党的一党專制。他引用馬丁路德金先生的名言說,“他說‘黑暗不能驅逐黑暗,只有光明才能驅逐黑暗。’讓我們大家共同努力,一起把六四紀念活動搞下去。就像建林先生所說,即使中國民主化了,我們仍要紀念,讓我們的后代記住這樣一批為中華民族的奮斗獻出生命的人。”

  關于當天晚5點在紐約百老匯舉辦的紀念六四晚會,王軍濤先生說,“今年晚會主題呢是要在全球化的民主進程中來理解中國一九八九年的政治沖突以及其后的政治發展和政治沖突。因為我們認為呢,一九八九是光明和黑暗的一次碰撞。我覺得呢其實八九年的挫折以及我們在海外后來遇到的這种困頓和挫折,都是將來我們真的想讓民主自由承擔起一個民族复興的這樣一個制度設施的話,那么在此前我們必須要受足夠的歷練,懂得人世間的疾苦。中國有一句老話,當得起國恥者才當得起國運。”

特約記者:淼一 責編:申鏵

《自由亞洲電台》中文网站,2015-06-03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zhengzhi/kw-06032015154713.html

 

◇ ◆ ◇ ◆ ◇ ◆ ◇ ◆ ◇ ◆ ◇ ◆ ◇ ◆ ◇ ◆ ◇ ◆ ◇

拒絕淡忘 尋求六四真相不停步
紐約舉辦紀念六四26週年大會

 

  紐約紀念六四26週年大會現場(大紀元圖片)
紐約紀念六四26週年大會現場(大紀元圖片)

  (大紀元紐約記者站報導)6月2日,大紐約地區紀念六四26週年大會在法拉盛舉行,魏京生、王軍濤、胡平、陳破空、盛雪、李偉東、吳建民、陳闖創等民運人士、學者、社會活動家、80後八九民運的同情者發表演講,呼籲人們不要淡忘六四,尋求六四真相,擺脫對中共的恐懼,同時指出,紀念六四並不是希望中共為八九學運平反,中共屠夫不配為受害人平反,只有結束中共暴政才是中國未來的出路。一百多位民眾參加了大會。


魏京生:共產黨沒資格平反六四

  大會由《北京之春》發行人于大海主持,大會開始前,全體為六四受難者靜默致哀。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主席魏京生表示,民主運動不會後繼無人,在香港、在紐約很多年輕人參加紀念六四的活動。以前很多人說要求中共平反六四,但他表示,他們要求的不是平反。共產黨沒有資格給六四平反,它是罪犯,怎麼能讓罪犯給烈士平反。

  民主中國陣線主席盛雪也表示,對於六四,不是要求中共這樣的暴政政權對屠殺來改變一個說法,對六四屠殺,要求實現真相和正義,對責任者要有清算、有法律制裁,讓所有人在沒有恐懼、沒有迫害、知道真相的前提下,才能實現正義。

  六四屠城事件已經過去了26年,「六四」這個詞在中國依然被屏蔽。26年過去,中國唯一沒有變化的是中共對人民的迫害。海外每年的紀念活動到底能還起到什麼樣的作用?

  針對這一問題,前廣州八九學運領袖,政論家陳破空表示:「儘管中共封殺人民的記憶,封鎖歷史,用鐵腕讓六四的真相塵封,事實上每一年的六四紀念日都是對中共的一次審判。」


80後、90後尋求真相

  言論的封鎖、大陸媒體的禁忌和防火牆的圍堵沒有能夠阻擋住中國年輕的一代了解真相。

  不久前,海外留學生聯署發表的《紀念六四26週年致國內同學書》引起的世界的關注。參與這次聯署活動的80後、90後中國留學生代表陳闖創說,中共一直淡化六四,試圖讓人忘記它的罪行,害怕海外的年輕人接觸民主人士瞭解真相,但是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敢於站出來紀念六四。包括清華、中科大、復旦、哈佛、哥大、加州大學在內的國內外有50多所學校學生簽名支持公開信,那些中國大陸實名簽名支持的年輕人相比在海外自由環境的人,他們的勇氣更可嘉。公開信寫道:「劊子手不配為受害人平反 屠夫必須受到審判。」陳闖創表示,該公開信發表幾天後,《環球時報》發表社論進行抨擊,但不到一天就從網站撤下,因為中共發現社論效果適得其反,將六四事件又浮現在公眾視野中,會激起更多人尋求真相。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表示,紀念六四的目的之一,正是為了重溫當年的正義感。他鼓勵中國民眾不要被中共嚇到,讓更多人走出恐懼,站出來對中共說不。


只有結束中共暴政 中國才有出路

  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主席王軍濤提出,26年了,八九民主運動提出的民生兩大問題——腐敗和社會公平,共產黨依然沒有解決。不僅如此,共產黨腐敗已經從個人腐敗發展成團伙腐敗,到制度性腐敗到全社會腐敗。多少維權律師已經得出結論,在中共一黨專政下,不可能實現變革,所有反思指向一個結論,如果不結束共產黨暴政,中國的問題不能得到解決。


六四的屠殺全世界看見 中共迫害法輪功背地裡進行

  對於中共在天安門的六四屠殺全世界都看到了,但對法輪功的迫害是在監獄、勞教所、洗腦班等封閉場所進行,而且中共盡一切手段封殺消息。對此,魏京生認為,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是在六四發生10年後,中共學狡猾了,六四血淋淋,對法輪功的迫害同樣血淋淋,但因對法輪功的迫害是在背地裏進行,很難拿到影像資料,世人看不到,所以講真相很重要,世人知道真相後良心就會被激發。

  陳破空表示,踩著學生鮮血上台的江澤民不僅捂著六四真相,還製造了大規模的迫害、滅絕法輪功群體的罪行。將來一定會舊賬新帳一起算,對他的清算是遲早的事,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責任編輯:鐘鳴

《大紀元時報》
http://www.epochtimes.com/b5/15/6/3/n4449595.htm
更新版:
http://www.epochtimes.com/b5/15/6/4/n4449849.htm

 

◇ ◆ ◇ ◆ ◇ ◆ ◇ ◆ ◇ ◆ ◇ ◆ ◇ ◆ ◇ ◆ ◇ ◆ ◇

紐約舉辦紀念六四26週年大會
拒絕淡忘 尋求六四真相不停步

 

  紀念“六四”26週年大會現場(一)。
紀念“六四”26週年大會現場(一)。

紀念“六四”26週年大會現場(二)。
紀念“六四”26週年大會現場(二)。

紀念“六四”26週年大會現場(三)。
紀念“六四”26週年大會現場(三)。

政論家、作家、前廣州八九民運領袖陳破空。
政論家、作家、前廣州八九民運領袖陳破空。

《北京之春》榮譽總編胡平。
《北京之春》榮譽總編胡平。

民主中國陣線主席盛雪。
民主中國陣線主席盛雪。

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主席、前八九民運領袖王軍濤。
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主席、前八九民運領袖王軍濤。

  昨天(6月2日),大紐約地區紀念六四26週年大會在法拉盛舉行,魏京生、王軍濤、胡平、陳破空、盛雪、李偉東、吳建民、唐元隽、陳闖創等民運人士、學者、社會活動家、80後八九民運的同情者發表演講,呼籲人們不要淡忘六四,擺脫對中共的恐懼,同時指出,紀念六四並不是希望中共為八九學運平反,中共屠夫不配為受害人平反,只有結束中共暴政才是中國未來的出路。一百多位民眾參加了大會。


勿忘六四

  大會由《北京之春》發行人于大海主持,大會開始前,全體為六四受難者靜默致哀。六四慘案過去26年,但“六四”一詞在中國一直是“禁區”,中共一直封殺六四真相,讓人淡忘六四。北京之春榮譽總編胡平在發言表示:“中共通過暴力機構施加恐懼,試圖讓人忘記它的罪行,但同時,中共又不希望人們徹底忘記這件事,因為它希望人們記住六四帶來的恐懼。所以紀念六四的目的之一,是為了重溫當年的正義感。”他認為六四的親身經歷者要向自己的後代說出真相,鼓勵中國民眾不要被中共嚇倒,走出恐懼,站出來對中共說不。

  政論家、作家、前廣州八九民運領袖陳破空發言說,六四過去26年,儘管中共封殺人民的記憶,封鎖歷史,用鐵腕讓六四的真相塵封,事實上,每一年的六四紀念日都是對中共的一次審判。
六四是中共出動真槍實彈對學生、平民的大屠殺,但真實的死傷數字由於中共26年來對真相的封殺使調查統計難以開展。著名學者嚴家其發來書面發言提到,天安門母親丁子霖截止到2008年收集到近200個死難者名單,另根據認真研究這一事件的外國觀察家得出的可靠數據,六四遇害的示威者在300人到2600人之間,數千人受傷,當時在北京的加拿大學者卜正民根據外國武官及來自北京11所大醫院的數據報告說,這些醫院中至少有478人死亡,290人受傷。

  言論的封鎖、大陸媒體的禁忌和防火牆的圍堵並沒有能夠阻擋住中國年輕的一代了解真相。5月下旬,八位80後、90後中國留學生聯署發表了《紀念六四26週年致國內同學書》,聯署人之一的陳闖創來到大會發言表示,由於中共施加的恐懼,不僅六四,中國歷次政治運動數億受害者也都很少講出自己的經歷。他從小在大陸聽說長輩提起六四的只言片語,引起他很大的震撼和思索。他在海外自由環境了解了六四真相,良心激發。公開信發表後,得到了海內外50多所高校學生的簽名支持,其中包括清華、中科大、負擔、哈佛、哥大、加州大學及廣州一所中學,他表示,比起身處海外自由環境的人,那些在中國大陸實名簽名的年輕人,他們的勇氣更可嘉。


中共不配給六四平反

  26年來,很多人要求中共給六四平反,幻想中共改良,在六四問題上認錯。在這次大會中,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主席魏京生魏京生、民主中國陣線主席盛雪及陳闖創指出,以前很多人的提法是要求中共平反六四,只有少部分人認為他們要的不是平反,中共沒有資格給六四平反,現在認同這種說法的人越來越多。魏京生說,中共是屠殺者,屠夫不配給受害者平反。盛雪說認為,要求暴政政權對屠殺改變一個說法已遠遠不夠,他們要求的是實現真相和正義。對責任者要有清算、法律制裁。八位中國留學生的《紀念六四26週年致國內同學書》也寫道:“劊子手不配為受害人平反,屠夫必須受到審判。”


26年,沒有變化的是迫害

  26年來,中共對言論、信仰和追求民主自由人士的打壓沒有放鬆過,陳破空說,今年5月底中共公佈的國家安全法草案,大部分內容是講如何控制思想意識形態,把法律變成控制思想意識形態的工具。另外,中共把4月15日胡耀邦的忌日定為“國家安全教育日”,在青年中招聘千萬“網路青年志願者”作“五毛黨”監控網絡,在社區組織“朝陽群眾”監控、監視、打小報告。中共靠特務治國,靠五毛黨維穩,到了病急亂投醫、飢不擇食的地步,草木皆兵、風聲鶴唳、杯弓蛇影、驚弓之鳥這些成語都可用在感到極度不安全的中共身上。

  在過去26年中唯一沒有變化的是迫害,盛雪表示,中共把中國人裹挾進迫害系統成為身邊弱勢群體的加害者,這一點,在1999年中共迫害法輪功時尤為明顯,在機關、廠礦、學校、公司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舉報、排擠、打壓、歧視,將普通人納入了政權對其他人進行迫害、加害的群體,同時每一個人也是受害者。


只有結束中共暴政 中國才有出路

  六四後,中共提出“穩定壓倒一切”,很多中國人以為中國的很多問題只有在維持穩定的情況下靠中共的改革來解決,對此,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主席、前八九民運領袖王軍濤在發言中指出,26年過去,八九民主運動提出的民生兩大問題———腐敗和社會公平,共產黨依然沒有解決。不僅如此,共產黨腐敗已經從個人腐敗發展成團伙腐敗,到制度性腐敗到全社會腐敗,腐敗已經成為中國的風俗。

  一些中國律師多年前曾跟王軍濤表示希望通過法制的方式,在共產黨的架構內去政治化,通過漸進的訴訟策略,來實現中國的政治變革,王軍濤說,經歷建三江等正義律師遭監、遭毒打的事件,很多律師清醒,現在很多中國人得出結論,在中共一黨專政下,不可能實現變革,所有反思指向一個結論,如果不結束共產黨暴政,中國的問題不能得到解決。


六四的屠殺全世界看見 中共迫害法輪功背地裡進行

  對於中共在天安門的六四屠殺全世界都看到了,但對法輪功的迫害是在監獄、勞教所、洗腦班等封閉場所進行,而且中共盡一切手段封殺消息。對此,魏京生認為,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是在六四發生10年後,中共學狡猾了,六四血淋淋,對法輪功的迫害同樣血淋淋,但因對法輪功的迫害是在背地裏進行,很難拿到影像資料,世人看不到,所以講真相很重要,世人知道真相後良心就會被激發。

  陳破空表示,踩著學生鮮血上台的江澤民不僅捂著六四真相,還製造了大規模的迫害、滅絕法輪功群體的罪行。將來一定會舊賬新帳一起算,對他的清算是遲早的事,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大會還進行了民眾自由發言,並播放了六四紀錄片。結束後,中國民主黨及多家團體在曼哈頓紐約時報廣場冒雨舉行紀念晚會。


《新唐人電視台》中文網站.2015年06月04日訊
http://www.ntdtv.com/xtr/b5/2015/06/04/a1201379.html

 

◇ ◆ ◇ ◆ ◇ ◆ ◇ ◆ ◇ ◆ ◇ ◆ ◇ ◆ ◇ ◆ ◇ ◆ ◇

紐約紀念六四 革命呼聲高

 

 

  6月3日,紐約地區紀念六四26周年展開了兩場活動:在法拉盛召開的六四討論會,和在時報廣場舉行的燭光晚會。在中共對政治控制越來越嚴的背景下,今年雖然不是逢五逢十的大紀念日,但紀念六四活動的規模与人數不減反增,顯示六四仍是中國政治中的一個活資源。

  今年紐約的紀念活動有兩大特點:第一,革命呼聲高;第二,年輕人關注六四。

  在北京之春、中國民聯、中國民主党和民主中國陣線聯合舉辦的大紐約地區紀念六四26周年大會上,談論革命的聲音越來越響。


唯有迫害沒變

  專程從多倫多前來与會的民運人士盛雪以《迫害仍在繼續,革命已經到來》為題發言,她說,革命被中共污名化。革命并非暴力的代名詞。她說,中國雖然經濟上有了不少成就,但“唯一沒有變的就是迫害,對人權的迫害,對思想、對言論,對任何追求民主法治,對這些人的迫害從來沒有停止過。”她指出,只有在所有的人有机會、有能力不被迫害,在沒有恐懼地知道真相的前提下,這個社會才能實現正義;只有當人們開始撫平創傷的時候才是去談論和解的時候。

  前改革雜志負責人李偉東認為,六四26年來“被成功淡忘”有几個原因:保守派太頑固、改革派太軟弱、美國20多年來對中國實行綏靖政策。他說,中國的太子党至今沒有与体制決裂的決心。因此他認為,“未來只有抱革命之心,才能迫使當局改革。”

  剛從國內來到美國的原八九民運南京高自聯負責人吳健民說,革命是推翻專制的最有力武器。他呼吁建立六四真相的數据庫,他說“作為一個89人士,我有六四情節。我希望六四30周年的時候,能拿出一個完整的六四數据庫。”

  中國民主党全國委員會主席王軍濤發言指出,“共產党的腐敗從個人腐敗發展成團伙性腐敗,從團伙性腐敗發展成制度性腐敗,從制度性腐敗發展成全社會腐敗,腐敗已經成了中華民族的文化風俗,要想反腐敗靠殺几個官員已經不行了,必須在中國移風易俗。”


体制內法律維權失敗

  王軍濤說,過去10年證明了体制內法律維權已經失敗,“我們看看中國法律人的悲慘境遇,他們不僅不能改變中國的政治体制,他們連一些基層官員,小小的村官所犯的罪行都不能糾正。”

  王軍濤指出,“今天這里那么多的人飄洋過海,來到這個國家,僅僅是追求物質幸福嗎?10%發展速度的祖國不能給你提供机會,跑到一個零發展速度、連語言都不會說、身份都沒有的地方,你感到的自由,僅僅是物質發財的机會嗎?不是,這是制度,這個制度變革,共產党不會給的。”

  王軍濤的結論是:“反思越來越指向一個結論:共產党如果不下台,中國的問題是不能得到解決的。”曾預言鄧小平是獨裁者、中國需要第五個現代化的中國民運海外聯席會議主席魏京生,在接受美國之音采訪時說,“10多年前我談(革命)的時候支持的人不多,因為大家對共產党還抱著一點希望。只覺得我們能和平演變不是很好嗎?但是現在看來沒有什么希望了。特別是習近平上台后實行了比江澤民、胡錦濤更加專制的措施,迫使很多人覺得沒有希望了。沒有希望那就只剩下一條路,那就只能是革命。”

  魏京生說,其實共產党內要求政治改革的呼聲現在也越來越響。“但是有一些很頑固的共產党人,他們堅決不能讓改,你要進行民主改革,他們就沒有活路了。所以他們在堅決抵制,看來習近平是代表這一部分人的。”


老百姓不會再等待共產党

  魏京生認為,中國老百姓不會再等待共產党了,“習近平想走的那條路,恢复毛澤東那套手段來解決共產党失去民心的問題,連他們自己也沒有信心了。所以接下來對習近平面臨的選擇就是你要不要站到老百姓這邊,跟官僚階級做斗爭,或者對老百姓來說,就是我們是不是要重新考慮另外一條路,要起來造反了,不能再等待共產党了,因為這么等下去等到什么時候呢?你的老婆孩子能等嗎?特別是對生活很困苦的人來說,沒有時間等下去了。”

  魏京生預言:“中國出事,出大事,就是整個發生巨大的變化,無論從共產党內的原因、從社會上老百姓的原因,還是從國際社會的原因來看都不會太久。”

  26年后,許多89后流亡海外的老民運、老异議人士已經故去,像王若望、劉賓雁、方勵之、陳一諮。如今,許多當年的年輕人也步入老年,有的身体大不如前。主持人于大海說,魏京生最近生了一場大病,還未痊愈。而民主中國陣線首任主席嚴家其,因身体不太好,也只好以書面發言与會。


《環球時報》做了大廣告

  但是今年紀念六四顯示出了年輕人關心歷史真相的特點。网絡維權人士陳闖創說,這得感謝《環球時報》為中國留學生古懿寫給國內同學公開信發表批判性社論所給予的“大廣告”。陳闖創是這封公開信的發起人。

  陳闖創說,公開信獲50多個學校學生的簽名。“雖然簽名人數不多,但范圍很廣”。他沒想到的是國內有10多個學校,包括初中生在內的學生,在公開信上實名簽署。他表示,“他們的勇气更大。”他指出,“中共特別害怕年輕人接触民運人士。”

  不過,陳闖創仍對當局掩蓋六四歷史真相表示擔憂,“在高壓的壓迫之下,國內的民眾如果長時間得不到真相,不了解真相,那么再過十几年,中共長期壓制下去,又有可能回复到大飢荒、文革時因為壓制而被遺忘的那种情況,這是我的擔心所在。”

  陳闖創告訴美國之音,他對与會者談論革命“感覺興奮”。他說,“几年前國內就有人提出,‘改革已死’,那么在改革已死,改良也不可能的情況下,革命是被迫的選擇。”他說:“民主運動的人士是沒有能力發起革命的,革命也不是我們制造出來,而是當權者壓迫之下民眾被迫做出的應對,不是外來人可以強加于國內民眾的。”


人心不死,良知不滅

  因民間公祭六四被當局投入監獄一年的于世文的妻子陳衛給大會送上了書面發言,她說:以于世文為首的“鄭州十君子”,因連續兩年公祭六四亡靈、緬怀前中共總書記胡耀邦和趙紫陽,而遭到當局打壓,“鄭州十君子”為此蒙受牢獄之災。于世文已經入獄一年,仍面臨河南司法當局的起訴和審判。這表明,六四已經過去了26年,悲劇仍未結束,迫害仍在進行。

  陳衛說:“我堅信,人心不死,良知不滅。有朝一日,六四事件,終將獲得歷史的公正評判。任何阻擋,都將證明無濟于事。到那時,6月4日這個日子,將成為中國的“人權日”,讓人類銘記苦難,讓悲劇不再重演。”

  大會由原中國民聯負責人于大海主持。在會上發言的還有胡平、陳破空、唐元俊。

  紀念大會后,与會者從法拉盛移師曼哈頓,參加在時報廣場附近舉行的六四26周年紀念晚會。

  与會者大部分為中國民主党全國委員會的年輕成員,其中許多人專程從佛羅里達、北卡等外州赶來。他們身著勿忘六四的T恤,頭戴要求民主的帽子,在雨中為六四死難者默哀。場面与去年紀念六四25周年時無异,但与會人數超過了去年。

  前來与會的原鞍鋼年輕工人張廣利,在晚會上展示了因工傷事故失去的一只手,他說,為爭取補償他上訪,結果被抓,警察將他另一只手的一個指頭也給致殘了,“四個警察打我一個人,把這個手指頭掰折之后,告訴我,‘我一只好手都不讓你留’。”


悲哀也該成人了

  北京之春名譽主編胡平在會上念了詩人嚴力的詩《悲哀也該成人了》:

一拖就是多少年啊
那時候的死亡也長大了
大到悼詞也能生儿育女了
一部分留在那年的我也長大了
盡管長成了一個被攔截的网址
但學會了翻牆翻柵欄
翻閱歷史的沉冤


激情的長鳴沒停過
長鳴上不斷疊加著新鮮的花圈
但這遠遠不夠表達對現實的質疑:
為什么霓虹燈下
整個世界的黑白可以互相祝酒
為什么每次我上街散步時
總能看見一些名叫遺忘的人
在廣場上朗誦未來

  高光俊和盛雪主持了晚會。在會上發言的有八九學運參与者李進進,民運人士劉念春,長期關注中國民主運動的台灣人洪哲胜,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律師葉宁、藝術家鄭連捷,以及流亡西藏人士代表等。

  主席台前用電子蜡燭擺成了六四字樣,會場外圍懸挂著六四死難者名單。与會者舉著要求當局釋放被監禁人士的照片,他們是浦志強、唐荊陵、劉曉波、楊天水、王炳章、于世文、陳樹慶、吳淦等。

  与會者用歌聲、口號和燭光,紀念26年前在那場血腥鎮壓中喪生的人們,表達對中國未來走向的呼聲。

《美國之音》中文網站
http://www.voachinese.com/content/june-4th-20150603/2805523.html

 

◇ ◆ ◇ ◆ ◇ ◆ ◇ ◆ ◇ ◆ ◇ ◆ ◇ ◆ ◇ ◆ ◇ ◆ ◇

紐約各界冒雨集會紀念六四26周年(視頻)
請看博訊熱點:六四

 

 

  6月2日下午,大紐約地區部分民運組織和個人在時代廣場附近集會,紀念八九年六四事件26周年,當日天公不作美,飄起了陣陣細雨,但是約百余名民眾還是抖擻精神舉辦集會。

  民運人士魏京生,胡平,陳破空,盛雪,王軍濤,北風,劉念春,陳立群,王書軍,曾大軍,唐元雋,張建,李進進,高光俊,高平,馮哲胜,高岩,榮建,葉宁,西諾等在會上發言,美國當地的一支樂隊為集會帶來了激情洋溢的歌聲。

  有關集會的詳細內容,請收看博訊視頻

博訊記者西諾 紐約報道 [博訊北京時間2015年6月05日首發,轉載請注明出處]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intl/2015/06/201506050808.shtml

 

◇ ◆ ◇ ◆ ◇ ◆ ◇ ◆ ◇ ◆ ◇ ◆ ◇ ◆ ◇ ◆ ◇ ◆ ◇

全球民運人士齊聚紐約 延續六四精神

 

 
紐約紀念六四26周年大會在喜來登酒店召開著名民主人士魏京生、盛雪、陳破空、胡平等參加了會議(來源:希望之聲)

  【希望之聲2015年6月3日訊】美國紐約今日同時舉行了兩場紀念“六四”26周年活動,其宗旨是延續六四精神,共同抵抗中共暴政。有多個團体和民主人士、學者參加了活動。

  大紐約地區今早舉行“紀念六四26周年”大會,是由北京之春、中國民聯、中國民主党和民主中國陣線聯合舉辦。大會主持人、民主中國陣線主席盛雪,以《迫害仍在繼續,革命已經到來》為題發言。

  盛雪說,革命被中共污名化。革命并非暴力的代名詞。中國雖然經濟上有了不少成就,但“唯一沒有變的就是迫害,對人權的迫害,對思想、對言論,對任何追求民主法治,對這些人的迫害從來沒有停止過。”

  她指出,只有在所有的人有机會、有能力不被迫害,在沒有恐懼地知道真相的前提下,這個社會才能實現正義;只有當人們開始撫平創傷的時候才是去談論和解的時候。

  26年過去了,當年的死難者,依然被當局禁止拜祭、悼念。對此盛雪悲憤的說:“一個悲劇,經過了26年,應該說是一個很長的時間了,特別是這樣的一個悲劇,在它的發生地-中國,還是一個不能夠談論的禁忌,而且那些死去親人的人,竟然還不能夠祭悼,這樣的事情在人類歷史上是很少很少的。”


著名時評人士、政治學者陳破空講話(來源:希望之聲)

  旅美政治學者陳破空說:“如果說今年我們有什么訴求的話,我們仍然是要將六四的元凶、六四的屠夫李鵬繩之以法,以及踩著六四鮮血、踏上所謂寶座的江澤民。當然我們知道,江澤民上台之后,不僅是捂著六四的蓋子,也大規模地迫害法輪功,制造了新的罪行。這些都是人們應該記住的,新帳舊帳一起算。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我相信這樣的報應是遲早會發生的。”

  中國民主党全國委員會主席王軍濤發言指出,“今天這里那么多的人飄洋過海,來到這個國家,僅僅是追求物質幸福嗎?10%發展速度的祖國不能給你提供机會,跑到一個零發展速度、連語言都不會說、身份都沒有的地方,你感到的自由,僅僅是物質發財的机會嗎?不是,這是制度,這個制度變革,共產党不會給的。”

  “反思越來越指向一個結論:共產党如果不下台,中國的問題是不能得到解決的。”王軍濤最后說。

  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主席魏京生說:“确實有很多人擔心說,這個民主運動是不是后繼無人啦?不會的,我一開始就說不會的,為什么?因為民主是大家都需要的東西,要的是每個人的尊嚴,幸福的生活,不受人家欺負,受法律保護,這個人人都需要啊!你(中共)可以不讓大家知道六四這個故事,但是這個精神她永遠會有的,所以年輕人自然而然地就會跟上來。”

  魏京生預言:“中國出事,出大事,就是整個發生巨大的變化,無論從共產党內的原因、從社會上老百姓的原因,還是從國際社會的原因來看都不會太久。”

  著名人權律師滕彪沒有出席這次紀念晚會。他在推特上表示,美國國會在3日將舉行六四天安門人權听證會,他作為證人將前往國會。之后將在4日擔任六四燭光悼念會的主講人,燭光悼念會在波士頓的唐人街舉行。

文編:董筱然
編審:林莉

《希望之聲》
http://soundofhope.org/node/630476

 

◇ ◆ ◇ ◆ ◇ ◆ ◇ ◆ ◇ ◆ ◇ ◆ ◇ ◆ ◇ ◆ ◇ ◆ ◇

六四26周年:民陣主席盛雪談防治六四失憶症

 

 

  日前,民陣主席盛雪女士接受博訊記者采訪,談紀念六四26周年以及防治六四失憶症。盛雪指出,現在有不少年輕人對26年前發生的六四事件知之甚少,這固然有中共封鎖真相的原因,也有我們中國這個民族自身的原因。有些人生怕去接触六四的話題會惹麻煩,就有意思地去遠离,不听不問,不接触不感興趣,有些人就是到了自由世界也依然將自己箍得嚴嚴實實,對中共的獨裁專制熟視無睹。盛雪女士對原南京高自聯副主席吳建民先生的倡議表示支持,要花力气力爭將六四受難人數和被捕被判刑人數資料庫建立起來,讓后人能獲取到六四事件的最准确歷史資料。盛雪談了她自己如何走出恐懼,勇敢面對中共暴政的心路旅程。盛雪認為自己家庭和歷史背景使得自己具備一個正常人的心智,即使沒有六四事件這樣的偶然因素也會走上反共之路,因為共產主義的殘暴,虛偽,謊言,缺德的行徑必然會冒犯你一個正常心智人的底線,不反共就會讓你坐立不安,良心被拷打的感覺。因此要根治六四失憶症這類疾病的重要措施,就要建立起一個正常人心智,讓人類的美德,如同情,寬容,惻隱,愛心等駐留在心底,你就能自覺成為抵制共產暴政的一位人士,你就會如拋棄垃圾一樣地拋棄共產主義。

  有關盛雪采訪視頻,請看博訊視頻

博訊記者西諾 紐約報道 [博訊北京時間2015年6月05日首發,轉載請注明出處]
http://www.boxun.com/news/gb/intl/2015/06/20150605035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