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評分: 3 / 5

啟用星號啟用星號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
 

盛雪:我也有一個“中國夢”

黃河邊


  27年前她來到加拿大,干過十五种不同的工作也當過小店的店主,結果都沒有持久。唯一一直令她精神振奮不忍放棄的就是積极推動海外的中國的民主運動。這位加拿大伊麗莎白二世女王鑽石紀念勳章的獲得者、華裔作家,近日在闊別6年后再次造訪溫哥華,出席有關中國問題的演講會,其鮮明的棱角和犀利的語言,令不少人有“惊艷“之感。有人稱她為“民主女俠”,也有人把比作“當代秋瑾”,還有人把她叫做“反華女干將”。可盛雪認為:只要是人,就都需要為自己的尊嚴發出聲音。只要愛那片土地,就要勇敢地對暴政說不。

mtlchina newspaper


  加拿大知名華裔作家盛雪不久前從多倫多來到溫哥華,參加一場由加拿大价值守護者聯盟主辦的《從天津大爆炸到北京大閱兵》的演講會。盛雪上一次來到溫哥華是2009年9月,當年由她發起組建的加拿大中國人權网絡聯盟(China Rights Network, Canada)和加拿大价值守護者聯盟聯合在溫哥華舉辦了一場西藏流亡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和加拿大華人社區僑界的見面活動,隨后還進行了首次漢藏論壇。闊別6年,盛雪重返溫哥華,感到格外親切。她告訴記者,在臨行前兩天,她剛剛動了個小手術,醫生建議不能長途旅行,但盛雪想到不能爽約,還是興致勃勃地來了。


“大閱兵”是留給歷史的笑柄

mtlchina photo1

  盛雪和記者的話題從剛剛北京結束的“大閱兵”開始。一談起“正事”,她原本嬌柔的聲音立馬提高了八度,其語言風格一如過去的“火光四濺”。

  盛雪表示,這次閱兵式凸顯了中共版的法西斯暴力美學与中國封建王朝色彩的荒誕組合,明确揭示了中共領導人意圖把這場閱兵式搞成帝皇般的登基大典,其最終目的是習近平想把自己推上神壇,為复辟終身制鋪平道路。盛雪認為,習近平是借這場閱兵,向全世界傳遞了這一信號。

  盛雪表示,習近平試圖想變成另一個毛澤東式的君王,可惜他生不逢時。今天已經不是兩千多年前的焚書坑儒的秦始皇時代,不管如何借這場“反法西斯戰爭胜利”閱兵忽悠中國人民,一個顯見的事實是沒有一個當年參与二戰的盟國派出國家元首去北京捧場,去的多是提不上嘴的國家。再說,中共1949年才建政,而抗戰早在1945年就結束了,八竿子都打不到的事情,也好意思拿出來秀肌肉,實在丟人現眼,給歷史留下的一個笑柄!

  盛雪說,中共今天深陷內政外交的泥潭,不管如何掙扎,皇權体制下的中國絕不會在習近平手上讓世界看見一個与人類文明接軌的未來。維持中共一党獨裁的統治地位是中共自建政以來就認定的不二選擇,他們會在這條道路上走到黑。不過,抗戰胜利也證明了,任何獨裁者最后的命運都是悲慘的,這是不以專制政權的意志為轉移的。


爺爺當過天津市的代市長

  盛雪對天津那場大爆炸也有話要說,在上世紀三十年代她的爺爺臧啟芳曾經擔任過天津市的代市長。盛雪和天津有著特殊的感情。
盛雪說:看著沖破天宇的爆炸火焰,看著成片的烏黑燒焦的尸体,我倍感心痛,無比憤怒。我爺爺天津的父母官,當年頂住巨大的壓力,拒絕了美國人要在居民區興建油棧的要求。八十年歲月,彈指一揮。今天天津的沖天大火和如原子彈般的爆炸是中共國人的悲慘宿命嗎?

  盛雪認為,今日之中國,所有突來的災難,所有不測的死亡,所有無謂的犧牲,所有無果的抗爭,都指向一個方向,那就是爆發革命,只有從暴虐不仁貪婪無底的暴政手中奪取話語權(媒体和輿論)、生存權(資源和机會),才能獲得自由和尊嚴,否則,中國人民始終是這個暴政机器的零件,被暴政無限無休的使用,被毫不吝惜的廢棄,因為中國有十五億人民,都是中共的資源,中共庫存多的是備用材料。如果不想在下一次災難中成為那個燒焦的、摔碎的、壓扁的、撕爛的、捅死的、倒下的冤魂,現在就站起來活的像個人吧。

  盛雪還認為,天津大爆炸和北京大閱兵之間是有關聯的,因為這都顯示了中共權力的肆無忌憚。中國的所有人禍都源于那個頑固不化的体制。


曾經換過十五個工作

  盛雪是1989年8月20日,持學生簽證從北京到加拿大的。到加之后,因為馬上投身海外民運,她沒有進入大學,也沒有找固定的工作,而是多年打著臨工。1990年到1996年北美經濟大蕭條,她曾經每天走五公里路找工作,不舍得花一快錢坐車。她做過超過十五种工作,包括餐館送餐員、加油站洗車工、農場采摘工、美容院護理、模特、咖啡店店主等。還做過中文報紙的校對和編輯、律師行翻譯、電視片配音、能源公司推銷員等等。做咖啡店老板那會儿,因為經常參加民主運動,店鋪常常“停業”或者換人看管。一次,中國總理李鵬訪問加拿大蒙特利爾市,為參加當地的抗議活動,盛雪臨時雇人看店,驅車六百六十多公里前往,活動結束后,連夜赶回,第二天照常開店。

  1997年一個偶然的机緣,盛雪擔任了美國的自由亞洲電台駐加拿大的特約記者,從此正式走上了用文字謀生的道路。她和一位西人記者共同撰寫的一篇有關中國偷渡客的長篇報道,獲得了加拿大記者協會(Canadian Asociation of Journalists)2000年的深度調查獎。這篇刊登在加拿大最具權威的政經周刊《麥克琳》(Maclean’s)雜志上的文章,還獲得了加拿大全國雜志獎(National Mgazine Awards)。盛雪是目前唯一獲得這些獎項的華裔媒体人。2015年8月,《麥克林》雜志創刊110周年遴選出了110位見證加國歷史、政治、文化、社會、政治各領域變化的人物,盛雪位列其中。

  盛雪認為,這些已經成為歷史,但她是自己移民之路的一部分,也是值得記錄的一部分,可以用來不斷地鞭策和鼓勵自己。


寫作《遠華案黑幕》結緣溫哥華

  盛雪為大家熟知,可能不是她不离不棄所投身的海外民主運動的實踐,而是一本發行了數十万冊、名操一時的《遠華案黑幕》一書。也正是這本書,令盛雪和溫哥華產生了更多的聯系。

  2001年初,盛雪從加拿大律師公會的网絡上找到賴昌星的律師資料,便和他的律師取得聯系。征得賴昌星及律師的同意后,到監獄里采訪了賴。

  當時盛雪身邊許多朋友都反對,認為她太冒險,不值得;而且會招來海外民主運動“為走私犯說話”的風險。但是盛雪不怕冒險,也不怕被攻擊替賴說話。所以當年2月2日,她飛來溫哥華到監獄采訪;2月22日到25日,再次到監獄里做了連續三天的采訪,接下來又多次到溫哥華采訪,整理了前后約一百多個小時的七十几盤錄音,采訪了三十多位知名人士,她還派人到廈門當地找第一手資料,并用三個月來寫作,几乎不眠不休,完成了20多万字的寫作。

  該書出版后,大受歡迎,共加印了十多次,雖然沒有拿到相應的版稅,但影響力空前。据旅居英國的華裔作家張朴介紹,倫敦唐人街的書店老板一口气進了兩百本,几天之內就賣光了,老板逢人便說,這是書店開張以來從未有過的。

  盛雪說:“只能說,感謝上帝,一連串的奇遇和幸運,包括朋友的幫助,成就了該書。”


有嚴重胃病常參与“絕食”

mtlchina photo2

  盛雪這次來溫哥華,由加拿大价值守護者聯盟牽線,參加了當地電視台和電台的政論節目直播,討論了北京“大閱兵”的話題,由于盛雪言辭犀利、鋒芒畢露,令不少觀眾和听眾頗為“惊艷”,有觀眾甚至直言,被盛雪的一番言論“气得渾身發抖”。盛雪坦言:她一貫的風格就是直抒胸臆,從來不隱瞞自己鮮明的立場。

  盛雪目前擔任海外最大的民主運動團体-----民主中國陣線的全球主席,是海外中國民主運動重要的領軍人物之一。据盛雪介紹,從1990年到現在,她确實一刻也沒有停止過“民主活動”。她年年參与主辦多倫多紀念六四的活動,經常去中共使領館示威。她舉辦了數十次的座談會、論壇和研討會。她還不斷接受電視台、電台、報刊的采訪。在加拿大國會、政府机构、國際人權組織、筆會和世界非政府組織之間頻繁活動。每年五分之一的時間都在世界各地奔走,竭力推動她熱衷的民主大業。

  她有嚴重的胃病,一到點就要進食,但卻參与了數不清的絕食抗議活動,她帶領著抗議者坐在中國駐加拿大、美國、瑞士等大使館、多倫多、紐約、悉尼等領事館門前,為被關押的胡石根、陳子明、艾未未、劉曉波、劉賢斌、浦志強、高瑜、王炳章……為自焚的藏人、遭受迫害的維吾爾人不斷呼號。

  多倫多的冬天异常寒冷,她有時在气溫零下20多度的情況下,裹上一件又一件衣服,再披上毛毯,參与絕食和抗議活動。有人稱她為“民主女俠”,也有人把叫做“當代秋瑾”,可盛雪認為:只要是人,就都需要為自己的尊嚴發出聲音。只要愛那片土地,就要勇敢地對暴政說不。


相信中國“民主夢”會到來

mtlchina photo3

  為了推動海外的中國民主運動,盛雪20多年沒有被大陸政府允許返回中國,甚至在父親去世持有效簽證返回的時候,還遭到北京的當局的遣返。

  盛雪回憶道:當時,飛机降落在北京机場,軍警已等在飛机出口。盛雪由一名武警端槍逼著走上了另外一架返回多倫多的飛机。旋梯走到一半,盛雪情不自禁回首再看一眼故國、再看一眼身后的北京。武警舉起步槍,用槍托頂住盛雪的后背,嘴里吆喝著:快走!快走!當時她感到頭發都豎起來了。盛雪所:“真想把肩上的挎包掄起來,砸到他頭上去。”

  盛雪為了投身海外民運,丟掉過賺錢了机會,也失去過自小一起長大的朋友的友誼,甚至因為沒有時間,連生孩子的机會也錯過了。這些年,她還不斷遭到一些人的誤解、攻擊、誣陷和詆毀,但這些似乎并沒有影響盛雪投身民主運動的熱情。

  盛雪說,這些都來自一种從家庭和個人生活經歷中產生的信念。文革開始前,曾就讀于東北大學、燕京大學和外語學院的她的父親,被當權者定為“國民党特務”,父母雙雙開除公職,一家五口被赶進一間只有8平米的房子里居住。文革開始了,抄家、打人、批斗輪番上演。盛雪5歲時,和妹妹一起被送到東北農村的姥姥姥爺家寄養,三年后才回到北京。為了生存,父親做了泥瓦匠,而母親帶著三個孩子清早出門掃居住的胡同街道,每月七八塊錢人民幣。周圍的朋友、鄰居們投來的目光,或鄙夷,或漠然,或幸災樂禍,几乎見不到同情。當時的盛雪還不到10歲,從小就成了同學們取笑欺負的對象。

  盛雪得出了結論:中國社會制度有問題,不公正、不人道,特別殘暴。她當年曾在日記里寫到:“我反复告訴自己,將來我一定要做點什么事,來改變中國社會。”

  盛雪告訴記者,她心里也有一個“中國夢”,那就是中國人民的“民主之夢”。記者反問:習近平的“中國夢”和你的“中國夢”究竟哪個來得更快一些?盛雪不假思索地回答:我們這代人都會看到中國人民迎來真正自由的那一天。

原載《都市報》2015年9月18日第54-55頁
http://www.mtlchina.com/newspaper/canada-montreal-chinese-newspaper-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