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評分:  1 / 5

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
 

——著名人權律師郭國汀先生在民陣第十三次代表大會致辭

郭國汀

今天本來沒准備講,因為我大概有七年多時間沒有參加任何會議了。一方面是我現在講中文已經是講得結結巴巴的,不像以前那樣講的很流利。以前經常在法庭辯論,我認為,我應該是法庭辯論的專業人士。今天我想就這個機會,激發一下我過去的激情吧。

這個會議確實很獨特,我來參加這個會議也是在一個非常獨特的情況下來參加的。 我先來介紹一下我自己,我是民陣的成員。大約是五,六年前,我加入民陣時候的一個動機是什麼呢?就是當時民陣也搞了一個分裂,我之所以加入,是主張不分裂,希望大家為了共同的目標,放下個人的恩怨,所以我加入了民陣。但是,加入了民陣以後,我又沒有積極的參加活動。原因很簡單,我當時在讀研究生,學校的課程非常緊。而這次我來參加,又是這樣一個情況,又是一次分裂。 那我想,我的目的很簡單,我出現在這個會場,我支持,希望民陣不要發生分裂。我們的敵人,或者說我們共同的目標是什麼? 首先要明確這一點。我們都應該放棄個人的名利,或者是個人的恩怨,為了一個共同的目標,走到一起來。

那麼這裡我想強調一點,我們這位盛雪女士,我也是認識很久了,大概十幾年前就認識了。我認為,任何人沒有見過她的,或者說,沒有過詳細交流的人,都沒有資格去做評論,或者說定論。可是,我發現很多在批評或者說攻擊盛雪女士的人都是從來沒見過她本人的,都是在網上看到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然後就把自己當作大法官了,然後就亂下定論。 我認為,任何一個人都要經過很深的交往以後才能有資格來認同一個人。 我對盛雪的評價很簡單,就幾句話:我認為她是一個非常有才華的人,而且是一個心地非常善良的一個人,而且很善於打交道的人。 她很關心別人,而且是樂於助人的人。

她是心地特別善良,又是特別聰慧的人。那為什麼有那些人去攻擊她呢?我覺得有這麼幾個方面:共匪是一個方面,那是在後面操縱的;但是另一方面,也確實有我們不少的同道也在攻擊她。原因在哪裡呢?我覺得是中國人的劣根性,就是強烈的嫉妒心。這種嫉妒心很多人自己都不知道。其實每個人都有嫉妒心,包括我在內。可是,中國人這方面特別強烈。有些人就認為自己是很了不起的,瞧不起別人。就認為只有自己才能當領導,或者別人某些方面不如自己,他就不服。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這導致了民運內部的組織一次一次的分裂。其實,不光光是共匪在後面操控的,有很多原因是我們自己,我們自己的妒忌心造成的。

在這個案子中,我認為,這個方面的因素起了很重要的作用。共匪在後面操控是利用了人性的弱點,然後挑撥離間,然後達到共匪的目的。 在這個問題上,我做了一些研究,也做了一些比較充分的調查,就是雙方的各種意見。因為,我曾經自告奮勇來調解雙方的爭議。雙方都是我的好朋友。調解的結果,我的結論很簡單,就是雙方都不存在共特的問題,雙方都是有一些個人的恩怨。 但是,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有共匪在後面挑撥離間。

這其中的一個人小平頭,我認為是絕對有問題的。因為小平頭這個人從他十幾年來的主要的攻擊對像是誰?我們就可以判斷他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他專門攻擊最反共的人,或者說,最有能量的人。那麼,小平頭的後面又是誰呢?我發現了一個人,這個人叫徐水良。徐水良在攻擊盛雪的這個問題上,他在操控小平頭。實際上這是有證據的。 朱瑞那麼恨盛雪,又是徐水良在後面。所以說,有這麼幾個因素在後面。

我今天來確實是為支持盛雪而來的,因為我對她有相當的了解,我信任她。她有沒有毛病?有!我也公開批評過她。她有很多毛病,但是這些個毛病是每個人都有的,只不過程度輕重而已。 我們不要把這個個人問題和整個組織的問題混為一談。如果我們雙方能夠把個人的恩怨放下,先結束共產黨暴政,然後我們在自由民主化以後,該怎麼爭論,再說。我想我就說到這裡,謝謝!

2017年3月24日
美國拉斯維加斯
根據現場發言錄音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