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評分: 2 / 5

啟用星號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
 


关于刘兴联秘书长被武汉市公安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的通告

blogger-image-22628849

惊闻玫瑰团队、中国人权观察(注册中)秘书长刘兴联先生自2015年6月19日被武汉市公安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玫瑰团队2千多名正式签名成员和中国人权观察100多创始举办人对此事表示严正抗议和深切关注。刘兴联先生出生于1955年1月11日,现年60周岁,是一位虔诚的穆斯林,现同长女居住在海南省海口市。
众所周知,身为海南省伊斯兰宗教事务领袖和异议人士的刘兴联先生曾经是一名成功的商人,凭借他个人长期积累的商海经验去经商致富应该不是困难的事情,但是他一直以博大的胸怀关注天下苍生的苦难。为此,他几乎倾其所有的心血来关注、改善和推进中国大陆的基本人权现状,一直为公民的言论、结社、集会自由,少数民族的权利等公共事务高声疾呼。
长期以来,刘兴联先生用其温文尔雅的谈吐和和平理性的态度给广大公民和维权人士留下了深刻印象,以“阿拉伯酋长”的网名活跃在各大自由论坛、政论网站和民生QQ群。2012年初,武汉知名政治理论家秦永敏先生的关于“和平转型”网络系列讲座深深吸引了刘兴联先生,从那时起这两位年过花甲的老人开始结下不解之缘,一起为中国社会的“和平转型”事业孜孜不倦、呕心沥血。
2013年初,秦永敏、刘兴联和潘露等人一起创建了以“全民和解、人权至上、良性互动、和平转型”为宗旨的“给习近平公开信”签名团队——玫瑰团队;2013年底,秦永敏、刘兴联、潘露和王立新等人又一起恢复了“中国人权观察”的注册工作,争取在中国大陆现有的政治、社会和法律框架下走合法注册的道路,真正建立起合法完善的人权保障机制。
2015年伊始,中国大陆的基本人权状况急剧恶化,当局对异议人士的打压也变本加厉。以至于整个3月份身为秘书长的刘兴联先生被强制失踪了一个月,之后从5月12日起刘兴联先生再次在海口家中被武汉国保强制失踪,一直杳无音信。直到昨天家属收到了来自于武汉市公安局的《逮捕通知书》,是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将刘兴联先生关押于武汉市第二看守所。
说实话,在“煽动颠覆”、“寻衅滋事”、“扰乱公共秩序”等罪名已经乱飞到“审美疲劳”程度的今天,某位异议人士因口袋罪身陷囹圄已经不能广泛吸引公民和社会的关注了。但是,即便这次对刘兴联先生进行政治构陷,我们也要对武汉当局终于走上正常司法程序表示一下支持,也希望在接下来的代理律师为刘兴联先生提供正常的法律援助时候,不受到各种力量的阻拦和干扰,稍许体现一下习近平先生提倡“依法治国”的信心和决心。
依法治国是我们共同的诉求,希望在这个共同的基础上解决社会矛盾和分歧。希望在下一步的起诉和审判中公检法人员能够继续遵守法律程序,严格保障应有的人权和律师权益,共同维护法治尊严。若出现人为的阻碍程序,亵渎法律的行为,一切后果将由阻碍者个人承担,我们将保留追究行为人一切责任的权利!对于“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具体司法解释,希望在全国人大及最高司法机关以适当的方式在立法层面对此解释清楚。
我们无法预计,大陆当局对刘兴联先生这次政治迫害将会给中国大陆和平转型事业带来怎样的恶劣影响?我们也必须看到,团队创始人、为中国民主人权事业付出22年牢狱代价的秦永敏先生反复强调的,本次玫瑰团队把“开展朝野对话,启动和平转型”当成中国当权者启动全民和解的最后机会。然而,面对这样的残酷的现实,不得不令我们为中国未来表示担忧。
即便如此,玫瑰团队的大多数签名公民不会放弃“全民和解、人权至上、良性互动、和平转型”,我们都愿意同刘兴联先生同罪。如果说追求“和平转型”的道路,也是“不是在监狱中,就是在走向监狱的路上。”那么,我们也只能默默的祝福中国,减少历史规律的严厉惩罚对社会普通大众带来的伤害。
另外,希望武汉当局公布玫瑰团队、中国人权观察(注册中)理事长秦永敏夫妇的现状。如果有罪请走正常的司法程序,无罪请立即释放;如果秦老先生经不起严刑拷打,已经不幸离世,也请当局公布所有细节。
自从2015年1月19日起,十天拘留期满后,秦永敏非但没能如期返家,妻子赵素利女士又被武汉当局带走。从此赵素利也与外界和亲人失去联系,至今已经超过5个月。因近几年武汉当局累累将秦永敏非法挟持到武汉郊区的“木兰湖八仙岛”上非法拘押软禁,所以我们原以为这次他们仍然会被软禁于此。但4月2日当局传出被拘禁中赵素利突然下落不明,这样的消息十分令人震惊!
赵素利女士失踪的消息来源于4月2日中国人权观察员徐秦接到赵素利三姐短信,短信称有两位便衣一男一女(其二姐辨认该二人均是武汉去年一直跟踪监视赵素利夫妇到郑州老家探亲的),他们未出示警官证自称是公安局的,和一位本地公安局(便衣)到其二姐开的小诊所询问:赵素利最近回来没有?
后来赵素利三姐通过郑州公安局副政委魏丰刚了解,证实确有此事,但关于她妹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秦永敏夫妇到底被关押于何处?在被拘押的两个多月中生活状况及身体状况怎样,是否病了?何时能回家?这位副政委表示,具体情况他也不知道,知道了也不能说,叫她什么也别问。
4月中旬秦永敏的三位妻姐和律师马莲顺赶到武汉公安局青山分局要求会见赵素利夫妇,说不知道。报失踪不予登记。在三姐妹多天坚持不懈的最问下告知到市维稳办大听,维稳办终于承认人在他们那里,但不可以相见,不能通电话,勉强同意写信代为转达,但三姐妹将信收走后却耍无赖说:赵素利本人不愿回信。并采更为严密的下三滥的24小时跟踪、监视、恐吓等手段逼迫三姐妹离开武汉。
另有国保找她们谈话,说如果她妹妹回来就动员她别再跟秦永敏走了,否则对她们都不利。但扑朔迷离的是当秦永敏的三哥电话询问一位参与拘禁他们的国保,答复是:赵素利还在他们手上。目前赵素利80岁的老父亲和未成年的女儿都非常想念失联的亲人,赵素利失踪迷案的消息还向老人家隐瞒着。姐姐们面对妹妹人身自由、婚姻自由被口口声声的依法治国的司法机构非法拘禁和干预,无助地怒问苍天:“她一个弱女子到底怎么了,她有未成年的孩子,还有80岁的老父亲,需要见到她,老父亲因为思念女儿已经病倒在床。”

秦永敏是70年代末期以来中国大陆“老牌的政治犯”之一。为了坚持自己的理念,为了行使言论、出版、结社、组党等基本人权,始终战斗在中国的人权活动第一线,历经传唤、监视居住、行政拘留、收容审查、劳动教养、刑事拘留、逮捕判刑、坐牢等一切“合法”的和一切非法的抓捕关押。从1970年到2015年,在45年间被抓捕、拘禁45次,蹲监超过22年,是邓小平时代以来中国坐牢时间最长的政治犯之一。
[9:28:08 AM] 潘露: 2013年初,秦永敏、刘兴联和潘露等人一起创建了以“全民和解、人权至上、良性互动、和平转型”为宗旨的“给习近平公开信”签名团队——玫瑰团队;2013年底,秦永敏、刘兴联、潘露和王立新等人又一起恢复了“中国人权观察”的注册工作,争取在中国大陆现有的政治、社会和法律框架下走合法注册的道路,真正建立起合法完善的人权保障机制。
2015年伊始,中国大陆的基本人权状况急剧恶化,当局对异议人士的打压也变本加厉。以至于整个3月份身为秘书长的刘兴联先生被强制失踪了一个月,之后从5月12日起刘兴联先生再次在海口家中被武汉国保强制失踪,一直杳无音信。直到昨天家属收到了来自于武汉市公安局的《逮捕通知书》,是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将刘兴联先生关押于武汉市第二看守所。
说实话,在“煽动颠覆”、“寻衅滋事”、“扰乱公共秩序”等罪名已经乱飞到“审美疲劳”程度的今天,某位异议人士因口袋罪身陷囹圄已经不能广泛吸引公民和社会的关注了。但是,即便这次对刘兴联先生进行政治构陷,我们也要对武汉当局终于走上正常司法程序表示一下支持,也希望在接下来的代理律师为刘兴联先生提供正常的法律援助时候,不受到各种力量的阻拦和干扰,稍许体现一下习近平先生提倡“依法治国”的信心和决心。
依法治国是我们共同的诉求,希望在这个共同的基础上解决社会矛盾和分歧。希望在下一步的起诉和审判中公检法人员能够继续遵守法律程序,严格保障应有的人权和律师权益,共同维护法治尊严。若出现人为的阻碍程序,亵渎法律的行为,一切后果将由阻碍者个人承担,我们将保留追究行为人一切责任的权利!对于“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具体司法解释,希望在全国人大及最高司法机关以适当的方式在立法层面对此解释清楚。
我们无法预计,大陆当局对刘兴联先生这次政治迫害将会给中国大陆和平转型事业带来怎样的恶劣影响?我们也必须看到,团队创始人、为中国民主人权事业付出22年牢狱代价的秦永敏先生反复强调的,本次玫瑰团队把“开展朝野对话,启动和平转型”当成中国当权者启动全民和解的最后机会。然而,面对这样的残酷的现实,不得不令我们为中国未来表示担忧。
即便如此,玫瑰团队的大多数签名公民不会放弃“全民和解、人权至上、良性互动、和平转型”,我们都愿意同刘兴联先生同罪。如果说追求“和平转型”的道路,也是“不是在监狱中,就是在走向监狱的路上。”那么,我们也只能默默的祝福中国,减少历史规律的严厉惩罚对社会普通大众带来的伤害。
另外,希望武汉当局公布玫瑰团队、中国人权观察(注册中)理事长秦永敏夫妇的现状。如果有罪请走正常的司法程序,无罪请立即释放;如果秦老先生经不起严刑拷打,已经不幸离世,也请当局公布所有细节。
自从2015年1月19日起,十天拘留期满后,秦永敏非但没能如期返家,妻子赵素利女士又被武汉当局带走。从此赵素利也与外界和亲人失去联系,至今已经超过5个月。因近几年武汉当局累累将秦永敏非法挟持到武汉郊区的“木兰湖八仙岛”上非法拘押软禁,所以我们原以为这次他们仍然会被软禁于此。但4月2日当局传出被拘禁中赵素利突然下落不明,这样的消息十分令人震惊!
[9:28:34 AM] 潘露: 赵素利女士失踪的消息来源于4月2日中国人权观察员徐秦接到赵素利三姐短信,短信称有两位便衣一男一女(其二姐辨认该二人均是武汉去年一直跟踪监视赵素利夫妇到郑州老家探亲的),他们未出示警官证自称是公安局的,和一位本地公安局(便衣)到其二姐开的小诊所询问:赵素利最近回来没有?
后来赵素利三姐通过郑州公安局副政委魏丰刚了解,证实确有此事,但关于她妹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秦永敏夫妇到底被关押于何处?在被拘押的两个多月中生活状况及身体状况怎样,是否病了?何时能回家?这位副政委表示,具体情况他也不知道,知道了也不能说,叫她什么也别问。
4月中旬秦永敏的三位妻姐和律师马莲顺赶到武汉公安局青山分局要求会见赵素利夫妇,说不知道。报失踪不予登记。在三姐妹多天坚持不懈的最问下告知到市维稳办大听,维稳办终于承认人在他们那里,但不可以相见,不能通电话,勉强同意写信代为转达,但三姐妹将信收走后却耍无赖说:赵素利本人不愿回信。并采更为严密的下三滥的24小时跟踪、监视、恐吓等手段逼迫三姐妹离开武汉。
另有国保找她们谈话,说如果她妹妹回来就动员她别再跟秦永敏走了,否则对她们都不利。但扑朔迷离的是当秦永敏的三哥电话询问一位参与拘禁他们的国保,答复是:赵素利还在他们手上。目前赵素利80岁的老父亲和未成年的女儿都非常想念失联的亲人,赵素利失踪迷案的消息还向老人家隐瞒着。姐姐们面对妹妹人身自由、婚姻自由被口口声声的依法治国的司法机构非法拘禁和干预,无助地怒问苍天:“她一个弱女子到底怎么了,她有未成年的孩子,还有80岁的老父亲,需要见到她,老父亲因为思念女儿已经病倒在床。”

秦永敏是70年代末期以来中国大陆“老牌的政治犯”之一。为了坚持自己的理念,为了行使言论、出版、结社、组党等基本人权,始终战斗在中国的人权活动第一线,历经传唤、监视居住、行政拘留、收容审查、劳动教养、刑事拘留、逮捕判刑、坐牢等一切“合法”的和一切非法的抓捕关押。从1970年到2015年,在45年间被抓捕、拘禁45次,蹲监超过22年,是邓小平时代以来中国坐牢时间最长的政治犯之一。
纵然秦永敏、刘兴联先生的一生都是坦坦荡荡为中国13亿公民的基本人权鼓与呼,尽管“全民和解,人权至上,良性互动,和平转型”的理念是如此的温和和包容,但毕竟秦永敏、刘兴联先生坚持要求政府在保障人权的基础上官民对话,避免民众大面积由于长期人权缺失、压制而井喷的流血暴动,是在向中共专制极权挑战!所以政府几十年来一直不厌其烦,不惜耗费纳税人的巨资,罗列总总滑天下大稽的名目或无论何名目的下三滥的流氓手段将秦永敏先生刑事关押和非法拘禁,现在又公然对刘兴联先生以颠覆国家政权罪批捕。
对此,玫瑰团队2千多名正式签名成员和中国人权观察(注册中)100多创始举办人均表示与刘兴联秘书长同罪!

中国人权观擦(注册中)副理事长:潘露电话:18651440884
2015年6月25日

姓名   刘世联
笔名   


性别   男

出生日期 1955年11月16日

出生地点 陕西省西安市

居住地点 海南省海口市龙昆南路76号金泰大厦1802室

教育程度 成人大学毕业

职业 创意策划人,中国人权观察(注册中)秘书长

笔会会员 否

拘捕日期 2015年5月14日拘留,6月19日逮捕

拘捕机构 湖北省武汉市公安局

拘捕原因 在网上发表异议言论等

罪名   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审判日期 未定

审判机构 未定

刑期   未定

辩护人  

关押地点 武汉市第二看守所

狱中情况 不明

出狱时间 未定

家属联系 女儿刘彬

捐款办法 

救助小组 独立中文笔会

个案现状 重点调查

参考资料

http://www.hrcchina.org/2015/06/blog-post_33.html

http://www.boxun.com/news/gb/china/2015/05/201505150042.shtml#.VYq3h0sVipo

http://www.boxun.com/news/gb/china/2015/05/201505141742.shtml#.VYq3BUsVipo

http://www.rosechina.net/home/cydt/2014-08-21/2382.html

http://www.boxun.com/news/gb/pubvp/2013/06/201306090158.shtml

http://www.boxun.com/news/gb/pubvp/2013/10/201310152002.shtml
http://www.boxun.com/news/gb/pubvp/2013/12/201312032231.shtml
http://www.boxun.com/news/gb/pubvp/2014/05/20140530052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