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評分: 0 / 5

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
 

加拿大遭遇圍捕中國异議人士的拉网

內森.范德克里普

加拿大《環球郵報》2015年12月8日北京消息

 

 wo-thailand-vanderclippe08nw1 20151209

  對于那些逃离本國的逮捕和騷扰的中國异議人士來說,泰國長期以來被認為是安全的避風港。他們潛越邊境進入緬甸或泰國,躲進教堂,并最終抵達曼谷等待,希望能夠被安置到一個他們可以紀念天安門廣場屠殺事件而無需擔心被拘捕的國家。

  但是現在,這一小群在泰國的庇護尋求者擔心這避風港也不再安全。在過去的六個月中,中國當局從鄰近的東南亞國家遣返了數百人,其中一些使用了被批評者稱為是綁架的方法。這發生在一個對腐敗和持不同政見者更廣泛的鎮壓的過程中,其間已經可以看到300多名律師和人權活動分子在中國被逮捕或詢問。

  沒有人知道到底有多少中國持不同政見者目前在泰國;估計范圍從十到數十。不過他們的困境給特魯多政府造成了外交難題,后者目前正在被敦促冒著北京雷霆憤怒的風險去幫助那些中國想要抓回去懲罰的流亡者。

  “我們每個人都認為我們隨時都可能會被遣返出境,”詩人和環保活動家盧泰之說。他現在在曼谷,但希望能來加拿大,并已收到了來自聯合國難民署(UNHCR)的一封保護信。但泰國并不承認這類文件,而确定他難民狀態的面談排期,至少要等到2018年5月以后。

  除了等待,他什么也做不了。

  北京正在進行著一場遣返它想要懲罰或者令之沉默的人的運動。

  而加拿大被卡在了這個中間。

  10月28日,泰國警方在曼谷拘捕了姜野飛和董廣平,兩人都是資深的持不同政見者。經過一連串事件的動態發展,導致了加拿大當局一個戲劇性——但是沒有成功——的努力,試圖將他們從中國政府手中解救出來。

  姜野飛曾是以天安門屠殺事件而告終的1989示威運動中的一員,在2008奧運會前夕,他曾試圖在中國組織一場人權火炬集會。他被逮捕并遭虐待。

  董廣平是一名前警員,出生于一個軍人家庭,隨著他的國家的獨裁行徑而逐步醒悟,并由于開展紀念天安門屠殺事件的活動而激怒了中國政府。

  姜野飛2008年來到泰國,董廣平今年9月到達。

  他是“一個非常真誠的人,絕不向邪惡勢力低頭,”董廣平的妻子谷書花說。

  但是他們14歲的女儿因警察不斷地搜查她們的家而受到影響。 “她不喜歡上學,很怕見同學,怕見老師,害怕人們知道她的父親被抓,”谷書花說。

  他們想為自己和他們的家庭找到一個安全的地方。泰國是第一步,加拿大是預期的第二步。


曼谷与北京合作

  泰國已成為庇護尋求者的一個重要停靠點,其政府多年來對逾期居留的睜只眼閉只眼。人權觀察估計,現在大約有8000到10000城鎮難民住在泰國,其中包括巴基斯坦的基督教徒、斯里蘭卡的泰米爾人、逃离沖突的敘利亞人——以及中國的持不同政見者。

  但是,自從去年五月的政變中陷落到軍政府統治以來,曼谷已經越來越多地尋求中國的投資,并且更加地与北京合作。

  這是“中國通過這么多年來的一党專制統治、通過蓄意地公然地踐踏人權所完備的濫權的獨裁模式的一個擴張,”人權觀察亞洲部副主任菲爾•羅伯遜警告說。

  “很明顯,中國确實已經向泰國施加了壓力,將這些人交給中國,”羅伯遜說。

  這就對已經成為中國針對貪官實施“獵狐”計划的主要目標之一的加拿大提出了令人不安的問題。去年,渥太華同意与北京在追緝貪污嫌疑方面予以更大的合作。這种合作是基于中國將使用高標准對待犯罪嫌疑人這樣一個諒解基礎上的。

  泰國發生的事情“也許應該給其他國家在做出如何与中國在這些引渡問題上合作的決定時,予以一個停頓,”香港一個獨立人權研究員約書亞•羅助華先生表示。

  中國和泰國的當局表示,他們的合作是依法進行。

  但持不同政見者看到了新的風險。在中國,“新一代共產党越來越嚴厲。其實,惡劣的是個錯誤的形容詞。他們是殘酷的,”石福奎說。石福奎二月份在得到他很快會被逮捕的警告后從中國逃往泰國。他曾記錄了非法學校的稅收,錄影了選舉舞弊,公布了計划生育官員的腐敗行為,以及對一個發布有關貪腐和環境破坏報告的网站給予。他還簽署了08憲章,一個在2008年呼吁結束一党專制的宣言。

  他的哥哥約瑟夫•石也是一個中國難民,現在住在阿爾伯特,是克雷莫納一個鎮子的市議員。石福奎想要跟他會合,但是擔心他在能夠离開亞洲之前,也會被帶走。

  上周,于艷華,一名中國記者和政治活動家,在曼谷与其他持不同政見者午餐后离開時,她看到兩名看上去像是中國便衣偵探的男子。當她走近時,其中一人用漢語普通話說“你好”。

  “我們如此地緊張和害怕,”于女士說。

  初夏,在中國的要求下,泰國遣返了近100維吾爾人,一個受中國政策迫害的穆斯林少數民族。

  十月份,包卓軒,一位中國持不同政見者16歲的儿子,在緬甸的一個賓館被綁架并帶回中國,他現在處在監視之下。同月,香港出版商桂民海,一位中國出生的瑞典公民,從他在泰國的海濱公寓中被帶走。

  “他是被綁架的——而不是由泰國警方逮捕。因此,這更是嚇人,”多倫多的記者和社會活動家盛雪說,盛雪是桂民海的密友。三位桂民海的同事也消失了,目前尚不清楚他們現在在哪里。


加拿大提供的庇護被忽略

  10月28日午時剛過,泰國移民局警察拘捕了姜野飛和董廣平。

  他們“違反了移民法,而且經檢查后,我們發現,有來自來源國的通緝令,”泰國總理巴育•占奧差后來說。

  隨著兩人被拘留,在加拿大的活動人士向渥太華和聯合國難民署請愿要求介入,引發了据家屬說是超快的回應。

  11月6日,聯合國官員訪問了拘留中的這兩人。五天后,一位加拿大官員出面說,他們已獲准來加拿大,并向當地政府告知了同樣的話。

  “這被納入了政府的重視,這些人被安置在加拿大,”一位以不透露姓名為條件的加拿大官員說,“我們對此的干預是在高層次上進行的。”

  但是第二天,這兩人從移民監消失了。几天之后,他們的家人才發現他們被驅逐出境。看來中國的探員——据他們說——支付一定的費用,以便將這兩人從拘留中提走,并讓他們簽署了一份上面只有泰文的紙張。

  “我們現在認為該紙張就是同意被遣返出境的文件,”姜野飛的妻子楚玲說。“人們一直在說,泰國只是中國眾多省份中的又一個,我非常同意。”

  待到家屬再看到這兩人的時候,他們出現在中國的政府電視台,身陷囹圄,被當局訊問。董廣平敘述他走出中國所用的路徑。姜先生描述他如何幫助董廣平出走,并說,“我覺得很后悔,我一定會爭取寬大。”

  在錄像中,姜野飛的左眼看上去是腫的。

  該新聞報道說,他們被指控与組織他人非法越境,以及自己非法越境。

  該遣返掀起了一場外交爭戰。加拿大政府“表示嚴重關切這兩個國家,包括我們對盡管這些個体持有聯合國難民署保護文件,卻仍被泰國當局遣返到中國深感失望,”全球事務加拿大的一位發言人弗朗索瓦•拉塞爾說。

  同時,聯合國難民署表示,會在泰國盡其最大努力,在這樣一個沒有法律框架保護難民和尋求庇護者的國家填補空白。聯合國專員“無法与一個國家政府的資源相匹配,”女發言人維維安•譚說。她補充道:“最易受害的個体將給予識別和优先考慮,”雖然安置的負擔由具体的國家承受。

  這對家屬沒有多少安慰。

  “我們非常感謝聯合國的幫助,”董廣平的妻子谷書花說,“但它已經沒有意義,因為我們失去了我們的丈夫。”

  她的丈夫消失不久,她与楚玲和她的女儿飛往多倫多。

  給了他們為期一年的臨時居留證件,并找到一個粗放型的小家。他們沒有什么英語技能,在經濟上依賴于——就目前而言——別人的慷慨。

  “我覺得孩子是我的希望,”谷書花說。

  她呼吁加拿大政府代表她的丈夫和那些仍然留在泰國的人進行游說。但她對其他持不同政見者將能夠全身而退并不樂觀。

  “如果共產党堅持遣返他們,是非常容易的,”她說。 “沒有辦法抵抗或反對。”

玉梅在北京報告

 

(民陣網站編輯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