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評分: 1 / 5

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
 

不久前與朋友聚會談起2015年是悉尼市政府舉辦“中國春節大游行”的第12個年頭,在中國政府的人才和財政資助下每年都搞得轟轟烈烈。據悉,中國駐悉尼總領館還發動了部分親共僑領簽名拒絕了悉尼市把游行本土化,改稱“農歷新年大游行”的建議。中共對澳大利亞的全方位滲透正是始於2004年。時至今日,澳大利亞正在一步步地淪為中國的後院。

傅瑩在擔任中國駐澳大利亞大使時反復地對澳大利亞政府官員和媒體說,中國要把澳大利亞視為中國穩定可靠的資源能源供應基地。澳大利亞政府方面唯恐中國不這麼做。

主流社會方面,北領地政府最近正在數錢。錢是來自把達爾文港運營權租賃給一家中國公司長達99年。達爾文港是澳大利亞防衛來自北方攻擊的最重要的軍事要塞,北領地政府是否有權代表全體澳洲人拱手把它送給中國方面?北領地得到了一點小錢,澳大利亞的國家安全利益損失重大。很多西方人,特別是澳大利亞人,可能不知道這99年意味著什麼。但那些親中共的華人和線人肯定會有雪恥的感覺,因為我們清晰地記得大英帝國對香港的租賃也是99年。

媒體也爆出30多位華人的政治獻金污名錄,以僑鑫集團周澤榮(紅色報紙《澳洲新快報》老板)和玉湖集團黃向墨(澳洲和統會新會長)最為突出,其中多數為澳洲和統會要員。調查顯示,一些前政要如前紐省省長鮑勃•卡爾,曾經被中共十分看好,是工黨的“明日之星”,一度在吉拉德政府中任外長,現在也是悶聲發大財。還有前紐省財長艾裡克• 魯增達爾竟然擔任了玉湖集團負責戰略規劃的副總裁。在中國政府財政支持下,中國公司購買澳大利亞大片大片的農場和畜牧。澳大利亞人驚呼,怎麼悉尼市喬治街整條街的物業都被中國人購買?!

澳大利亞現在不僅是向中國提供廉價的資源、能源產品,還向中國提供了能夠制造核武器的材料-鈾。據可靠的來自高層的消息,曾經有幾次澳大利亞鈾礦生產者把名義上出口到印度的鈾中途運往中國。澳大利亞政府在調查屬實後卻沒有采取任何措施,阻止這種危及國家安全的商業活動。我估計,中國已經用澳大利亞的鈾制造出至少一枚對准澳大利亞本土的核彈。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2004年8月中旬第10次中國駐外使節會議在北京召開,胡錦濤總書記在發言中提出要把澳洲納入中國“大周邊範疇”的指示。2005年2月,為落實使節會議精神,外交部副部長周文重在堪培拉召集了駐澳大利亞、新西蘭的使領館負責人和高級外交官會議,我陪同邱少芳總領事出席。關於這次會議的內容,我在2005年6月即已披露{請上網查“RFA專訪陳用林(下):美澳聯盟松動”那篇},可惜除了少數西方學者外,關注的人著實不多。中共基本上是按既定的戰略布署,按部就班地對澳大利亞進行全方位的滲透。

中國政府看中澳大利亞的只有一條:澳大利亞有著極其豐富的高品位礦產資源和能源,適合做中國20年機遇期發展的取之不盡的供應基地,是中國經濟發展的總後勤保障。

澳大利亞是中共最早對海外拓展軟實力的試驗地,因為澳大利亞具備四大優勢:一、地緣政治優勢。是西方主要民主國家中離中國最近的國家,政局穩定,綜合國力弱小,是西方陣營的軟肋。二、大陸華人移民優勢。1989年之後,有4萬多中國留學生獲得血卡,加上其直系親屬共10多萬人最終入了澳大利亞籍。這些人天然地與中國大陸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洗過腦,絕大多數人有濃重的大漢民族主義情結。而且由於慣性,他們對中國的政治和黑手有恐懼感,容易逼迫就範。三、多元文化政策優勢。澳大利亞的《反種族歧視法》讓少數民族揚眉吐氣。可以冠冕堂皇地以弘揚中華民族文化為名,大搞意識形態宣傳。四、無《外國代理人法》。美國的《外國代理人法》是反外國滲透的殺手锏,澳大利亞則沒有。

中國對澳大利亞的政治滲透有三個層面:一是華人社團;二是學生學者聯誼會;三是孔子學院系統。

對華人社團工作是滲透的重中之重。中共以親共華人社團為基地,向主流社會輻射。“血濃於水”,血統最能打動人心。只要出現黃色面孔,中共就認為有機會接近和利用。現在的澳大利亞,無論是華人世界,還是政界、商界、學界、文藝界、新聞界,甚至公校,到處都有中共的黑手;中共無孔不入,所到之處,恐懼、謊言、腐敗、冷血文化卷土而來。澳大利亞的核心價值已經遭受侵蝕。比如,2015年6月西澳華裔參議員王振亞在接受《澳洲金融觀察報》采訪中替中共為1989年天安門大屠殺進行辯護。

親共華人社團則以澳洲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為核心,建立金字塔式結構的組織,層層控制。而澳洲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則聽從總部設在大陸的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的領導,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是中共中央統戰部領導下的官方組織,其會長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兼全國政協主席俞正聲。澳洲和統會負責人被直接任命為“全國政協列席代表”官職,比如澳洲和統會前會長邱維廉就是“全國政協列席代表”,現在由常務副會長田飛接替。華人團體協會原來旨在加強對澳大利亞的華人社區的控制和對主流社會的滲透,以打破西方因六四屠殺事件對華的全面制裁政策而設立的。自從和統會冠冕堂皇地在澳大利亞登陸後,華人團體協會已被架空,會長吳昌茂醫生要再努力一些才能重獲青睞。

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學聯)是直接由中共駐澳使領館控制的團體。為了方便操縱,除了在各大學設立學聯,還設立了“澳大利亞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下設“新南威爾士州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澳大利亞首都地區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等金字塔結構的組織。全部由中國駐澳大利亞大使館教育處和中國駐悉尼總領事館教育組指揮運作,學聯領導的任命、形式上的選舉都是在使領館操作下進行。到新州學聯的網站可以看到該組織的情況介紹:“新州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以下簡稱新州學聯)是由中國駐悉尼總領館教育組白剛參贊發起……”

2008年中國駐悉尼總領館教育組領事白剛還成立了“澳大利亞華人專業人士協會”。這個協會是專門為畢業後留澳的中國學生設計的,讓他們能夠繼續“為祖國作貢獻”。

孔子學院系統最早是基於與台灣繁體字教材的競爭而推出的,最終被用於招募間諜和建立親共網絡,成為滲透主流社會的利器。可悲的是澳大利亞聯邦和州兩級政府都把中國的漢語教學捐助當作一種無條件的“免費午餐”。尤其是孔子教室的大力推廣,引進了中共的洗腦式的教育,對中國來說這是“花小錢辦大事”,小小的恩惠使澳大利亞正在失去她的下一代。澳洲政客的鼠目寸光和中共戰略的深謀遠慮形成鮮明的對照。

再談中共在海外部署的秘密力量。我不知道,現在還有多少人對我2005年公布的關於中共在澳大利亞有1000 多個特工和線人的說法持懷疑態度?前中共駐澳大使傅瑩當時對記者說:“如果我要處理這麼多的間諜業務,怎能有時間在這裡與各位見面?”相信這句話的人無疑是對諜報工作的無知。不妨去問一下美國駐中國大使:“中情局、聯調局都是您管的嗎?”中共在澳大利亞的情報搜集系統有“總參、國安、公安”三條線,加上使領館就是四條線,每條線都是獨立運作的,原則上不交叉。若說有交叉,就是對一些政治敏感事件,國安和公安與大使館有協作,總參原則上不介入政治問題,但在反恐方面也會涉足,因為這是邀功請賞的肥肉。由於貪腐和經費撥款使用的限制,中共的特工往往與移民到澳大利亞的巨貪和巨富有密切往來。但澳大利亞情報局總是監而不控,任其流動。中國的特工們很難知道自己是否已經被監控。由於聲音樣本技術的成熟,特工們從任何線路打出的電話都會被錄音;通過電話轉接來躲避GPS定位的小技倆也已無法適用。我對使領館這條線比較熟悉:大使館有武官,總參派駐,大家都清楚;但多數人不知道,駐悉尼總領館也有總參的人,獨立運作,經費是美元現金,用外交郵袋運來的;自從我出走後,各主要使領館都已加派國安人員,如悉尼增加了一個副總領事,主要職能是監控使領館工作人員,防叛逃,兼顧國安部指令。這種國安、總參的人一般以地方外辦、大型國企等要職人員的名義派駐使領館工作。公安在海外的工作以抓捕逃犯、反洗錢為主,你沒錢,這組人馬一般不會來綁架你的。作為中澳自由貿易協定交易的一部分內容,澳大利亞政府正在推動國會通過《中澳引渡條約》,這個條約將來有可能會被濫用於引渡政治流亡者。一旦這個條約獲得通過,像前雲南省委書記高嚴這樣的人就要渾身顫抖了。以上內容只是普及一下常識而已。那麼,三條線按每條100多人統計,就有300至500位專業特工,加上500至700多華人社團和學生會以及光明日報、新華社、科技協會等等的外圍“線人”,超過1000是理所當然的。通過10多年的運作,隊伍又擴大了很多。澳大利亞情報局經費主要應該還是用於反恐,相信它的中國區菜鳥們早就應付不了中國的秘密力量滲透。

長時期以來,絕大多數海外華人奉行明哲保身的利己主義處世哲學,任由這些少數卑賤的華人“代表”他們舔中共屁股。十多年來,來到澳洲樂土的中國紅色宣傳日囂塵上,綁架了當地華人。親中共的舔屎族遍布五大洲,澳洲只是人數最多罷了。

有一曲歌是這麼唱的:蒙上眼睛,就以為看不見。 捂上耳朵,就以為聽不到。而真理在心中,創痛在胸口。 還要忍多久,還要沉默多久?!

近日,“澳洲價值守護聯盟”因頌毛音樂會事件而橫空出世,沉默了多少年的澳洲華人似乎終於怒了!在統計局網站遭外國駭客攻擊後的第二天,澳大利亞財長斯考特•莫裡森宣布,基於國家安全的考量,制止澳洲電力公司被售賣給中國或香港的公司。澳洲價值的完整性也涉及到長遠的整體的國家安全,澳洲政府看到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