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評分: 2 / 5

啟用星號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
 

《紅色娘子軍》芭蕾是紅色血腥文化的宣傳品


陳用林

 

  澳大利亞維多利亞州州長安德魯斯(Daniel Andrews)推崇的《紅色娘子軍》芭蕾舞劇(下稱“《紅》劇”)即將于明年2月15日在墨爾本三年期亞洲藝術節上粉墨登場。他以為給澳大利亞人民帶來了中國的文化珍寶,卻不知是花哨的包裝下暴力与謊言的宣傳品。

  《紅》劇是關于中國海南島大地主南霸天家的一個婢女吳瓊花加入紅軍返鄉复仇的故事。跟中共的一慣宣傳手法一樣,這是一個部分真實的虛构故事。据檔案記載,三十年代中共領導下的工農紅軍瓊崖獨立師師部屬下有一個女兵特務連,听從党的號令,從事槍殺當地地主、掠奪富人資產等搶劫殺人活動,以充軍資用于保衛“蘇維埃”,与當時的國民政府武裝對抗。

  《紅》故事針對原地主和原國民政府,顯然是對毛澤東在1950年至1952年土改運動中屠殺地主200多万人和在1950年至1953年鎮壓反革命運動中屠殺“反革命”(主要是原國民政府下級軍政人員)71万多人的系列屠殺運動的肯定和贊揚。

  五十年代末,中國人民解放軍海南軍區政治部宣傳干事劉文韶和中南軍區宣傳部創作員梁信兩人先后對故事進行了挖掘和藝術創造,發表后被著名的紅色導演謝晉拍成《紅色娘子軍》電影,開始轟動中共國。其中關于南霸天的角色是編造的。2014年新華社報道,當年特務連女兵王運梅在她102歲時被批准入党,透露自己在行軍途中產子,不久便夭折。嬰儿夭折的情節顯然不利于中共宣傳,就被掩蓋了。娘子軍故事經過党的文藝宣傳干部無數次的精心加工和打造,被改編成戲劇、歌曲、音樂、連環畫等各類文藝。1964年《紅》以芭蕾舞劇的面目出籠,立刻引起了殺人屠夫毛澤東妻子江青的注意。她親自指揮改編排演《紅》劇,女主角吳瓊花的名字也被她改成“吳清華”,最終使《紅》劇成為鼓吹紅色暴力革命的經典劇作。

  《紅》劇大紅大紫的背景是接下來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它伴隨著中共對無辜生命的殺戮而沉浮。開始時,它是毛澤東推行階級斗爭學說的宣傳品,而且是江青所炮制的8部現代“革命樣板戲”之一。在那個万馬齊喑的年代,五大戲劇傳人被打倒,傳統戲劇被砸爛,傳統文化悉數被腰斬。《紅》劇組人員也因与江青意見不一致而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當時,八億人民只看八台樣板戲,洗腦運動史無前例。爾今,四十五歲以上年紀的人都會不由自主地哼上几句紅歌紅劇唱詞。台灣作家白先勇評論說,《紅》劇“斬斷了芭蕾文化之根,把浪漫优雅的舞蹈變成殺气騰騰的場面,是十分怪誕的產物”。從1960年代起,中國就沒有真正的芭蕾。正如,一提及京劇,人們開口便唱《智取威虎山》《紅燈記》《沙家濱》等革命片段。這段記憶血淋淋地烙在每一個年長的大陸華人心靈里,一輩子都揮之不去。

 

网民惡搞《紅色娘子軍》
网民惡搞《紅色娘子軍》

 

  毛死后,江青被打倒,《紅》劇沉寂一時。1989年鄧小平實施天安門大屠殺,民主自由思潮被鉗制,《紅》劇复出,泛濫中國,甚至輸送海外,成為中共輸出意識形態和民族主義的宣傳載体。

  1972年美國總統尼克松夫婦在訪華期間被安排觀看了《紅》劇,這個芭蕾怪胎開始為西方所知曉。尼克松在回憶錄里記述道:“結果是一個兼有歌劇、小歌劇、音樂喜劇、古典芭蕾舞、現代舞劇和体操等因素的大雜燴。舞劇的情節涉及一個中國年輕婦女如何在革命成功前領導鄉親們起來推翻一個惡霸地主。在感情上和戲劇藝術上,這出戲比較膚淺和矯揉造作。正像我在日記中所記的,這個舞劇在許多方面使我聯想起1959年在列宁格勒看過的舞劇《斯巴達克斯》,情節的結尾經過改編,使奴隸取得了胜利。”

  悉尼大學的權威漢學家、語言文學系的名譽教授杜博妮(Bonnie S. McDougall)和路易(Kam Louie)在其合著的《二十世紀中國文學》一書中描述道:“尼克松夫婦与基辛格一行在1972年2月在周恩來与江青、郭沫若和其他高官陪同安排下,觀看了演出。美國訪問團后來表達了他們的反應是無聊和惊愕兼而有之。”這本書進一步說:“這部作品把古典芭蕾与中國舞蹈步法兩者牛頭不對馬嘴地結合在一起。女戰士穿著緊身短褲裝和肉色緊身連褲襪,這种异乎尋常的戲裝加重了不和諧。台詞表達的情節比其他樣板戲更加戲劇化,舞台效果夸張到荒誕怪异的程度,比如,洪(常青)在受火刑時被燒的樣子。舞台上充滿搏斗和毆打的場面,但又被他在無助和被圍困時所表現的蔑視情節所沖淡,這种情節不太可能發生。”

  《紅》劇表演以婦女為道具,血紅色為主題色,充斥了暴力、仇恨和政治符號,荒誕的情節和夸張的動作宣泄了反人類的价值觀。

  專制中國不出產有价值的文化,有什么“文化”可以拿來与澳洲“交流”?因為中國早期現代文明已經被共產主義專制文化滅頂,眼下中國社會的全面潰爛包括道德徹底淪喪就是鐵證。中國只出產紅色文化和傳統包裝下的紅色文化以及純粹的民族主義。《紅》劇自始至終就是邪惡的紅色文化,是宣傳品。中國大陸人身受其害,余毒難以根除,移民來澳,驀然回首,安德魯斯州長在卻在燈火闌珊處替《紅》劇說項,為專制文化叫好。何其荒誕!

(2016年9月26日)


(轉載自:http://www.kanzhongguo.com.au/hotnews/20160930/1947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