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評分: 0 / 5

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
 

与您分享2009年9月的一篇訪談:http://blog.boxun.com/hero/201109/shengxue/21_1.shtml

——盛雪

 

慶祝這樣一個日子是個恥辱

盛雪


  1949年10月1日中共建政,至今已快60年。為了慶祝所謂的“60年輝煌”,中共草木皆兵,北京的保安達到了歷史之最,令百姓敢怒不敢言。日前,大紀元記者采訪了在埃德蒙頓從事一年創作的著名華人作家盛雪女士。


慶祝這樣一個日子是個恥辱

  記者:中共在中國大陸建政的紀念日快到了,您怎樣看待10月1日這個特殊的日子?


  盛雪:人類社會的紀念日無計其數,對任何一個紀念日我們都要看它所代表的寓意。10月1日是中共建政的紀念日,從它建政到現在60年了。如何評价它(中共),要看它對這個國家、對這個民族、對整個社會文化等等的影響。

  60年在整個歷史當中只不過是一瞬,可是在這短短的60年中,它對整個中華民族,包括從人的精神、信仰、心靈、甚至到肉体都造成了史無前例的傷害,可以說,任何一個人去慶祝這樣一個日子,本身就有很大一個悖論在里邊。他自己很有可能是一個受害者,或者是一個施害者,或者是一個見證者,去慶祝這樣一個日子本身是非常恥辱的。


一輛只載了少數人而又不知駛向何方的列車

  記者:大陸官方媒体講“輝煌的60年”,您怎樣看這种說法?

  盛雪:中國共產党控制下的輿論、媒体、信息是從來沒有真實性可言的。它講什么是因為它手中握有權力。中共所說的輝煌到底是怎樣一回事,我們是有很多數据可以進行參照的。

  1949年中共建政之后,中共都干了哪些事情,這些事情對中國社會的發展的影響如何,我們非常容易的得出一個結論,中共政權對中國社會造成的傷害和災難是史無前例的,甚至于有些傷害,在今后的許多世代都很難恢复過來。那么,它的輝煌到底在哪?對有些人來講,也許是看到了它的輝煌的一种表象,這种表象就是近二十几年中國社會的畸形的經濟發展。這种畸形經濟發展是給一個群体或者是一個領域的人帶來了不少的利益和實惠。可是呢,如果我們把個人或者個体生命放在一個大一點的空間里來看的話,我們必須要有一种是非觀、必須要有基本的道德感、對社會弱勢階層的基本的同情。如果我們把這些標准放在一起來參照的時候,我們就不得不承認,就是,中共在過去二十几年的這种輝煌是拿整個中華民族的未來作為代价的,這個代价是非常非常慘痛的。現在的既得利益者,他們的子孫后代很可能要為他們今天的態度和立場付出代价。

  記者:那您認為過去20年的這种發展是可持續的嗎?

  盛雪:這點是最可怕的。很多人認為過去20年的發展像脫韁的野馬,把它比喻成是一輛快速行駛的火車。有一個經濟學家在一個電視辯論中說中國的經濟像一輛快速行駛的火車,我們應該為它的速度感到驕傲。我說有兩點是不容忽視的:第一,這輛火車只裝載了少數人,它把絕大部分人遠遠的拋在了后面;再有,這輛火車它自己并不知道它要開向哪里。那么在這樣的高速行駛當中,很可能是走向了一個會帶來毀滅的這樣一個目的地。拋開這兩點去看這樣火車是沒有意義的,今天中國的經濟發展基本上是這么個情況。


當今中國社會到處都彌漫著戾气

  記者:中華民族講究天人合一的文化,講究和諧。中共建政以后,您認為從文化上有什么變化嗎?

  盛雪:共產党發展到現在已經可以看到它的末日了,在大多數國家已經垮台了。中國社會在很多人眼里還是一個非常強大的政權,至少表面上是這樣。那么,還是用數据來說話,中共在中國這片土地上建政以后給整体帶來的傷害,決不僅僅是几千万人無辜喪失生命這么一個簡單的數据所能總結的,而更深層的東西反而是文化層面的。

  共產党這個政權是反人性的,是非常反基本人性的、反社會的、反和諧的、反人類的慈悲、同情、尊重、平等,它是反所有這些法則的。在這個基礎上,它所建立的這樣的一個政權,對整個社會進行長期的這樣一种統治,包括在意識形態對人的灌輸,所帶來的一种直接的后果,就是中國社會有很大基數的人民被這樣一种意識形態、這樣一种世界觀、這樣一种思維方式所形成的一种行為方式所影響。這個影響是非常可怕的。

  我們可以設想一下,在它這樣一种基本的哲學、意識形態之下,人和人之間的關系不可能是和諧的,肯定是基于利益沖突而建立起的一种你死我活的關系。而這种關系不只是体現在社會上,在共產党內部,包括它的高層也一直是這樣,從它建党之后從來沒有停止過。由于它的反基本人性、反基本和諧的屬性,給中國社會造成的直接效果就是:人心中充滿著仇恨、不和諧、不平衡。所以這個社會到處都彌漫著一种戾气。共產党用它的非常殘酷的專政机器暫時把這個社會控制在一种恐懼和被脅迫的狀態下。可能我們還看不到那种隱含的暴力的爆發。可是這個惡果可能還体現在,當有一天中國社會有机會進行制度調整,當這种极端的強權對這個社會開始失控的時候,我們可能會面對一個時期的很慘痛的回歸的道路。


中共完全沒有可能洗心革面

  記者:中共還有可能洗心革面,進化成憲政下的政党嗎?

  盛雪:完全沒有可能了。78年、89年它有机會。“六四”以后它就徹底沒有机會了。它完全是為了很少一部分人的利益而存在。即使有一天胡錦濤良心發現,要搞民主了,這個政党,利益集團的人也不允許他搞。

  記者:作為一個炎黃子孫,我們這一代人的責任是什么?

  盛雪:最大的責任就是要結束共產党的統治。中共政權是當今世上最大的邪惡勢力。我們眼下面對的几乎所有的社會問題基本上都是來源于這個制度。我想,任何一個人,如果你想成為一個有獨立自尊的人、有獨立見解的知識份子、甚至是想成為一個仗義助人的人,如果你對自己有任何一個美好的期望,就應該采取行動去結束這個政權。

  記者:作為普通的社會一員,我們能做點什么?

  盛雪:任何行動都是有效的,比如說寫文章啊、參加一些民主活動啊,在中國与中共不配合啊,主動抵制它的惡行啊,等等。最基本的一點就是要做一個真實的人,要敢于去面對這個真實的社會,要敢于說真話。因為現在中國人當中,敢于做一個真實的人的人已經太少了。


【大紀元9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平山加拿大埃德蒙頓報導)
(http://www.dajiy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