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評分: 3 / 5

啟用星號啟用星號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
 

中共政權的凶殘和虛弱——紀念六四


孫寶強


  六四大屠殺已經過去 了26年。26年里,共產党不但沒有忏悔反省,沒有跪下來向人民請罪,相反還在与時俱進地殺人,气焰囂張地殺人。殺人后,不是武警上陣展開一場轟轟烈烈的‘搶尸大戰‘,就是官媒傾巢五毛出動,展開一場有聲有色的‘陷害門’活動。隨著習大大的上台,中共又把暴力和謊言的二人轉,發揮到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的极至。其無恥下三濫,當讓戈培爾自嘆不如;其血腥殺戮,當讓本拉登望塵莫及。

  為了圈地強遷讓太子党牟利,他們殺了錢會云。把一個活生生的人,碾壓成一張人皮。這和六四中用坦克碾人殺人如同一轍。26年后,碾人依舊,殺人繼續。中共,果然是殺無赦殺無忌,殺人殺紅了眼啊!

  為了掩蓋真相殺一儆百,他們殺了李旺陽。一個坐牢20年的六四硬漢,在雙目失明疾病纏身下,中共還是沒放過他。更卑鄙的是,殺人犯殺人后竟把現場偽造成自殺的現場。26年后,中共還是遵循先殺人后栽贓的一貫做法。更讓人憤怒的是,中共殺害了李旺陽,還把李旺陽的妹妹囚于大牢。世上只聞竇娥冤,現在卻升級到‘殺了竇娥再囚妹’的版本!請問,世界上還有什么政党比中共更殘暴更卑鄙?

  為了迫害法輪功學員,中共搞活摘器官產供銷一條龍,在全世界每個角落兜售器官。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行,惊呆了地球村。屠殺猶太人的焚燒爐算什么?奧斯維辛集中營算什么?中共的殺戮讓宇宙都在顫栗。中共竟然還標榜自己代表了宇宙真理。真是滿口噴糞,滿嘴噴屎。

  為了穩定千瘡百孔的政權,中共迫害和殺戮了一大批維權人士。九經庄的黑暗,馬三家的罪惡讓人聞風色變不卒忍睹。最近,中共又在光天化日之下,當著一個母親的面,當著三個幼子的面,槍殺了貧民徐純合。槍殺無辜,已是人神共憤。但中共的狗官,竟然還在第一時間里去慰問殺人犯,這和六四大屠殺后,儈子手鄧小平接見屠城殺人的軍人一模一樣。傾南海之水,洗不盡中共之暴;罄天下之竹,書不盡中共其罪。最最卑劣的是,殺人后,那個臭不可聞的cctv大糞炕,那個聞名遐邇的大淫窩,還剪輯錄音,拼接視頻,偽造假證來欺騙國民。中共的所作所為,讓世界再一次大跌眼鏡,見識了什么叫流氓執政,什么叫黑幫當道,什么叫鬼魅橫行,什么叫指鹿為馬。

  最近,國家檔案解密。在風調雨順的1959年-1962年,因飢餓而死亡的中國人的原始數据是3755万。3755万,這比二次世界大戰中死亡的人數還要多的多。3755万,3755万條鮮活的生命,3755万個上有老下有小的家庭啊!在餓殍万里尸骨成山的情況下,偉大光榮正确的中共在干什么?中共的毛澤東毛魔頭,依然摟著一個個女友翩翩起舞;中共的周恩來周魔頭,依然大筆一揮,把購買的糧食轉送到阿爾巴尼亞;中共的封疆大吏狗官狗吏,依然吃香喝辣追逐女人。中共著名的打手柯慶施,一九六五年去四川,四川省委書記李井泉等人設宴招待,在成都的朱德、董必武、賀龍、聶榮臻等人作陪,柯慶施因饕餮美食過量和飲茅台,導致急性出血性胰腺炎,活活吃死,一命嗚呼見馬克思了。在沒有戰爭,沒有天災的歲月里,3755万中國人的死亡,再次證實了中共的本質,就是殺人的本質。

  中共不但屠殺漢人,還屠殺西藏人,維吾爾族人,蒙古人及56個少數民族。几千年來,漢人一直和少數民族和睦共處世代友好,連最腐敗的清末都沒有大開殺戒。中共掌權后,開山采礦搶奪資源,在經濟上盤剝少數民族,把民脂民膏裝進太子党的口袋;為了從精神上控制思想上洗腦,他們在祠廟挂上中共魔頭照,讓藏民頂禮膜拜,在精神上強奸少數民族。中共制造了無數個所謂的‘暴徒’。有維吾爾族暴徒,蒙古暴徒,西藏暴徒,動亂暴徒等,其實中共才是真正的暴徒。中共一直源源不斷地輸出紅色暴力和軍事武器,禍害地球橫行世界。僅舉一例:當中共染指柬埔寨后,紅色高棉政權槍殺了近一半的國民。

  中共動輒給人按上賣國賊的帽子,其實他們才是真正的賣國賊。中共把外蒙古出賣給斯大林,這是舉世皆知的鐵證。2013年3月,海外中共党媒多維報導,江澤民所簽的條約,默認沙皇和滿清簽訂的九項不平等條約,使中國永遠喪失約1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相當于東北三省面積總和,相當于80個台灣。東北三省市是多少面積?80個台灣又是多少面積?中共這個賣國賊已經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等待他們的就是公審公判。

  中共及其凶殘,又极其虛弱。凶殘時,坦克屠城殺無赦。虛弱時,連一個小小的釣魚島都不敢收回。凶殘時,槍殺藏民血洗拉薩眼都不眨,虛弱時,連最溫和的《中間道路》都視為洪水猛獸。凶殘時,几十万青年押送到鴨綠江當炮灰,虛弱時,連年邁的達賴喇嘛都不准回家。2012年11月8日至14日中共召開開十八大。政府調動了230万兵种,160万干警,120万武警計510万外,又出動了140万的小腳緝私隊來保衛18大。也就是說,一個‘人民代表’卻要3000個人來保護,這不是貽笑世界嗎?大會期間,除鴿子禁飛,航模禁售,游船禁航,菜刀禁賣,連《死了都要愛》的歌都不許唱。大會期間全國進入戰時狀態,警察進入備戰狀態,怀繞北京的護城河成了一級戰壕;公車上有警察押送;街上有軍車巡邏,就連殯儀館都有武警進駐,用探測器在尸体上上下來回地探測。這不但貽笑世界,還柄彪宇宙遺臭万年啊!

  中共虛弱,虛弱到到什么程度?中共怕老人說真話,于是重判了高喻記者;中共怕年輕人轉貼,于是抓了16歲的高中生;中共怕女性發聲,于是抓了反性騷扰的四巾幗;中共怕中年人有良知,于是抓了維權的‘屠夫’;中共怕律師有正義,于是抓了浦志強;中共怕老年人有人性,于是區伯被嫖娼;中共怕公知有號召力,于是抓了一個又一個。 中共怕互聯网,于是要實名;中共怕微信微博,于是刪帖封貼;中共怕香港民眾撐雨傘;中共怕台灣學生走上街;中共怕真話,真人,真相,于是一批又一批的勇士被囚禁,中國成了一個崛起的大監獄。中共怕風聲雨聲說話聲,于是報紙雜志電台网站電視台,只有一個頻道一种文字一個聲音一种腔調一個臉譜。突然,冷不丁有人卸下假臉譜說真話,于是畢姥爺下崗回家賣紅薯。

  中共屠城已經26年。現在我們的口號不是‘平反六四’,而是‘解体中共,走向共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