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評分: 4 / 5

啟用星號啟用星號啟用星號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
 

“六四”与中國民主憲政——為紀念“六四”學生運動二十六周年而作

呂易

 

  二十六年前,一場以“反腐敗,懲貪官”為訴求,由數千万大學生,知識分子,各級干部和覺悟的工人參加的偉大的愛國民主運動,淹沒在中共暴力政權的槍炮聲中,無數個莘莘學子獻出了他們年輕而鮮活的生命或血洒天安門廣場,東西長安街上和劊子手殘暴行凶的北京的大小街巷。就這樣,中國人民自清末以來的民主憲政夢,再一次被專制暴力政權所扼殺,不幸的中國人依然在水深火熱中煎熬,毫無尊嚴地苟活偷生。

  二十六年了,中國發生了很大變化,中國人的思想,觀念,意識,思維方式,生活態度和方法等各個方面都有變化。但沒有變化的是,那個邪惡政權的本質沒有變而且更加凶殘暴虐,慘無人道;那些投身六四,或當年雖然沒有直接參加六四,卻怀有民主憲政夢想人的理念也沒有變,他們還一直都在堅守著他們的民主憲政理念,每年六四都以他們自己的方式紀念那些為中國民主憲政而犧牲的英靈。或者在海外的中共駐在國的使領館門前公開祭奠;或者在國內某個人的家里三五個人一起紀念;或者只有一個人在某個地方默默哀悼。

  我們紀念六四,因為六四注定在中國民主憲政史上留下了可歌可泣,濃彩重抹,光輝悲壯的重要篇章。六四,讓中共靠謊言和暴力奪取政權并維持其政權的虛偽殘暴的本質徹底暴露;六四,喚醒中國人,使他們認識到,民主憲政夢的實現只能靠自己去爭取去奮斗;六四,是對中國學生和國民的一次鍛煉和考驗;六四,留下了民主憲政的火种,終有一天會在中國大地燃燃騰燒。

  君不見,每年六四前后的一段日子,都已經成為中共暴力政權极為敏感,忌諱,害怕,慌亂的時間段。各地國安,公安甚至武裝警察以及政府雇佣的地痞流氓和黑社會幫凶,神經緊繃,夜以繼日,跟蹤,監視,看管一切异議人士。只要他們認為有可能危及這個邪惡政權統治的任何人与事,都成為他們重點監控的對象。在這段時間里,被監控的人或者被軟禁其家中,或者被旅游到外地。總之,這些异議人士在這段時間是特別沒有人身,言語,社交等自由權利的。這大概也是當今世界獨一無二的一大中國特色吧!

  中共政權為什么這樣敏感六四,懼怕六四呢?因為這是這個外強中干的暴力政權极其虛弱和不自信的表現。他們害怕几個人的几句口號響徹天空;他們害怕几個人的集体紀念六四的活動可以星火燎原;他們害怕再發生六四那樣的大規模群眾運動,共軍的鎮壓都可能失靈;他們知道,一旦六四真相大白于天下,中共政權“天安門廣場沒有一個人死亡”的謊言就會被徹底戳穿; 他們知道,一旦六四真相被越來越多的的中國人,特別是三十歲左右的年青人所知曉,這個邪惡政權也就該壽終正寢了。

  我們紀念六四,不單是緬怀那些為中國的民主憲政事業流血犧牲的英靈,而且還應該是我們這些怀有民主憲政夢想的人,不斷審視,檢討,檢驗和鞭策我們自己的過程。追求民主憲政,讓全中國人民享受与世界各民主國家一樣的平等自由,民主人權,和平博愛等天賦人權有罪有錯嗎?答案是毋容置疑的:沒有!那么,為什么很多中國人對六四麻木不仁無動于衷?為什么海外很多因六四取得所在國國籍,把妻子儿女父母親戚接到國外安居樂業的人也遠离六四紀念活動了?為什么中共邪惡勢力不但在中國大地更加肆虐猖狂,而且在海外滲透蔓延,無孔不入,無處不在呢?實際上,中共海外勢力已經嚴重干扰和威脅了海外華人的自由生活,但為什么還有那么多海外華人,對中共巴結獻媚,暗通款曲,明唱贊歌?

  固然,我們可以說很多國人被洗了腦,或者被暴力政權所脅迫,他們不知道或者不敢站出來;我們也可以說那些吃了“人血饅頭”的海外華人忙于自己的小日子而喪失了良知;那些西方民主國家的政客,為了得到經濟的利益而對中共的海外滲透采取了寬容甚至縱容的綏靖政策;那些已經自由的海外華人是為了國內親人或他們自己回國撈一些好處。但是,我們這些民主憲政的追夢人難道除了堅守理念(這很重要,很值得,也實在是難能可貴)之外,就不能為早日實現中國民主憲政夢而多做一些扎實有效的事情嗎?比如:提高我們自己的民主素質,宣傳國內民眾,策反中共体制內人士,組織建立堅強有力的海外民運組織,結交游說西方國家政要,以海外華人社團的形式与更多的海外華人交流溝通,從而建立反中共暴政的聯合戰線等等。

  可能有人會輕蔑地說:這誰都知道,而且都有人在做。但問題是效果如何?二十六年了,時不我待啊.如果我們沒有准備好,別說沒有實力与中共決戰,即使是中共政權因其自身的原因而垮台,民主憲政之夢恐怕還是一枕黃粱。因為民主力量沒有能及時跟上,沒有能力擔當,中國的政權很有可能被民主力量之外的其他勢力所竊取或篡奪。

  舉一個簡單的例子,便可說明我們的某些民運組織和民運人士二十六年都沒有長進,沒有成熟,不堪擔當未來民主憲政中國的大任重任。如,今年的六四紀念活動,還是有人以“平反六四”為口號為主題。這里有兩個問題,一是他們還在承認中共這個邪惡暴力政權的合法性,這是根本錯誤的。因為中共這個邪惡暴力政權,是靠中共的謊言欺騙和暴力搶奪而來的,而不是大多數中國人,經過合法的程序選舉出來的。二是他們依然一而再,再而三地幻想,并寄希望中共統治集團良心發現,改良或改善其統治政策,實行什么“新政”。他們還不明白,中共的專制制度決定了不管誰上台,都不可能改變中共的欺騙加暴力的本質。就像豬改不了在茅坑打滾,狗改不了吃屎一樣,中共就是靠謊言欺騙和暴力鎮壓維護其統治對廣大中國民眾實行專政的。所以,中國民主憲政的唯一出路,就是由那些堅定理念,高尚情操,德才兼備的民主憲政人士帶領并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共同努力奮斗,解体中共,結束專制,建立一個真正平等民主,自由憲政的共和國。

  習近平執政兩年多以來,以“反腐打虎”之名嚴厲打擊党內异己,以“維穩”之名,更加殘酷地鎮壓一切异議人士,已經使中國大地方方面面的矛盾更加激化,激烈。哪里有壓迫,哪里就有反抗;壓迫越深,反抗越烈。這是習近平的師爺毛始皇的諄諄告誡,但可惜的是習師孫不喑其妙,統馭無能,自掘墳墓,并將自埋中共僵尸于其中。种种跡象已經表明了這一點,不可阻擋的歷史車輪正在滾滾向前,很快就要走到這惊心動魄的一刻!讓我們以飽滿的熱情,充分的精神准備,當之無愧的民運組織,迎接這個激動人心的時刻吧!團結起來,中國民主憲政追夢人!

2015/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