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評分: 4 / 5

啟用星號啟用星號啟用星號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
 

六四——心中永遠的痛


民陣韓國成員 朴成秀

 


  1989年的五月份,爸爸做了一根短波室外天線,接到家里的飛鷹牌收錄机天線插口上,爸爸說可以增強短波接收效果,每天下班后都在仔細撥弄著收錄机的短波調諧旋鈕,“美國之音”的廣播听到了!爸爸小心的調整微調旋鈕,使“美國之音”的廣播聲音更清晰。當中央電視台新聞聯播節目開始的時候關掉收錄机,打開電視,看中央台的新聞聯播,我問爸爸:為什么兩國的新聞都听啊?爸爸告訴我:這叫——兼听則明!

  先听美國之音,后看新聞聯播,這樣的日子一直持續到了六月初。突然一天,我听到美國之音的新聞說:解放軍在北京向學生群眾開槍了……但是打開電視,新聞聯播卻是另一种截然相反的說法,誰在撒謊?誰在欺騙?誰在造謠?這問題困扰了我很久很久。

  時間到了1993年,在收听法國國際廣播電台時,听到北京中國人民大學丁子霖教授的哭訴。按照播音員介紹的地址——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哲學系這一地址。我寫了一封信給丁子霖教授,目的就是為了鐵證如山的證明:究竟是中共的新聞聯播在撒謊,還是“美國之音”的廣播在造謠?如果一味相信中共新聞聯播的說法,我豈不成了中共的應聲虫?假設僅僅相信“美國之音”的廣播,那不也是“美國之音”的應聲虫嗎?偏听偏信是愚蠢的,必須采取親自調查的方式,用無可辯駁的事實來查出真相!

  丁子霖教授很快回信了,她除了介紹自己的儿子被中共軍隊槍殺,還要求我在黑龍江幫助她尋訪六四受難者。丁子霖教授提供了尋訪線索,第一個線索是:黑龍江省寶清縣853農場被當地人譽為神童的何洁(北京中科院研究生),死于1989年6月4日凌晨,死亡地點在北京木樨地。

  我坐上開往853農場的長途汽車,在不知道何洁家具体地址的情況下(丁子霖教授根本不知道),在車上詢問853農場居民,一位老大爺對我說:“何洁在我們那儿很有名,我帶你去他家。”下車后這位熱心的老大爺帶我找到了何洁家,何洁的父親何興財听完我的來意后,盛情接待了我,提供了所有的物證,人證!(詳見丁子霖撰寫的《尋訪六四受難者》200-203頁)。

  我當晚睡在何洁生前住的房間,牆上是他的吉他,桌子上仍然擺放著他生前的物品,房間里的家具依舊保持他生前的狀態……躺在何洁的床上無法入眠,回想何洁于1989年4月27日寫給家里的最后一封信中說:“人民日報胡說八道,中央電台顛倒黑白,光明日報一片黑暗…”這是何洁看完中共在人民日報發表的4.26社論-“必須旗幟鮮明的反對動亂”后的絕筆!

  何興財是抗美援朝的老兵,在向我敘述何洁的死難經過時,眼淚沒有停過,說著說著便泣不成聲,老人內心劇烈的傷痛令我欲哭無淚!他肯定的告訴我:何洁死于槍殺!并且愿意在丁子霖教授收集的難屬名單中簽字。

  第二天,我与何興財老人去了何洁的墓地(濱橋)掃墓,奇怪的是墓碑沒有了!何洁的墓碑是一塊普通木板,在墓碑背面刻上何洁死難經過,這絕不是一般小偷的盜竊行為,如果是貪圖一塊好木料,何洁墓旁邊的墓是上好的紅松墓碑,為什么不偷好木料,而要偷一般的木料呢?這是喪盡天良的行徑!

  在墓地,老人坐在何洁的墓上讓我拍照,相机舉起的瞬間,一行清淚划過滿是皺紋的臉龐,老人強裝笑容,故做輕松的擺了個姿勢,相机閃光過后結束了這次尋訪。尋訪資料全部寄給丁子霖教授。

  回佳木斯的路上,我的心是痛的!尋訪調查的結論是:中共在撒謊,在騙人,在造謠!這是法西斯屠殺!這是滅絕人性的反人類罪行!公然在北京槍殺手無寸鐵的學生,這樣的政權還是人民的政權嗎?!是土匪,是惡魔!這樣的政權如果不去反對它,你還配做中國人嗎?!!!

  接下來的尋訪是我自發的行動,是我主動憑一個中國人的良心去做的尋訪工作!但是,在尋訪中一些難屬由于恐懼不敢說出遇難經過,甚至有的不愿見我,另一些難屬則收了中共給的“封口費”不愿說,更不愿在丁子霖教授的難屬名單上簽字,個別人說出實情后(如黑龍江佳木斯制釘厂銷售科:韓秋的姐姐)不明不白的死去!

  丁子霖教授擔心我的安全,多次要求我停止尋訪,但是我沒有听她的話,并且進一步參与民主人權團体的工作,結果是從1994-2012年多次被軟禁,抄家,拘留,關押……。

  六四26周年紀念日快到了,悼民主自由英雄,念學運驕子憂國!天——依然那么黑!心——依然那么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