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評分: 4 / 5

啟用星號啟用星號啟用星號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
 

全民倒共 光榮革命
——在「破局与轉型理論研討會」上的發言

盛雪


shengxue20150630  几位朋友談到香港的局勢。關于香港我只有几句話,當局對占中和雨傘行動的清場不是香港人民反抗中共暴政的結束,而是剛剛開始。它是香港整個社會民眾對共產党的一党專政的性質,對這樣一個暴政制度的殘酷的認識的開始;它是整個香港社會對中共在香港的滲透、打壓、控制予以抵抗的開始;也是香港人民認識到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憲法框架下,在“堅持社會主義道路,堅持中國共產党的領導,堅持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堅持人民民主專政”這樣一部憲法之下的香港基本法,事實上根本沒有任何實行的空間,也就是,沒有什么所謂的“一國兩制”的清醒認識的開始;最重要的是,這是香港人民認識到香港的命運必須和中國大陸的民主命運綁在一起的新的開始。

  但我今天不講香港問題,因為香港問題大家已經聊的很熱鬧了。我想講的話題是:全民倒共是一場光榮革命。

  當中共在1989年動用坦克和机槍把民主運動血腥地鎮壓下去,制造了六四大屠殺之后,中共在人民處于极度絕望和恐懼的气氛下啟動了新的經濟發展戰略,并靠掠奪人民迅速建立起來了一個經濟王國,許多人被所謂的經濟奇跡攪亂了原來的思路和認識,許多人被其大國崛起的張狂震懾住了,也有不少人感覺反抗力量的微弱是如此的力不從心,于是決定放棄。現在,當中國的生態環境已經被中共糟蹋到慘不忍睹的時候,當中國的空气和水都已經不再适合人類享用的時候,當中國的食品包含毒素的時候,當孩子們也無法幸免這樣的生存迫害的時候,同時,當中共的軟實力攜帶著它的意識形態在世界几乎所有角落翩翩落地的時候,當中共用金錢和利益驅使的華人社群在我們生存的自由社會對我們實施壓力和包圍的時候,當我們的親人在中國繼續遭受著共產党直接的迫害和威脅的時候,任何人站出來反共,都是勇敢的,光榮的。

  所以,我向在場的每一位致以崇高的敬意。因為作為一個個体,尤其是在一個自由的國度生活的人,選擇生活的方式非常廣泛,有許許多多的生活道路可以選擇。但是,當你選擇走入民主運動陣營,走向反對共產這條道路的時候,大多數時候,你會發現你需要付出很多代价,甚至是一條不歸路。當然,在這個過程中,有很多人停住了腳步,有很多人轉過身去,甚至有人背叛和出賣自己的初衷和同道,有人協助中共干起了迫害人權的營生。

  今天的社會,今天的中國,包括今天的國際環境,都已經是需要我們真正站出來,堅決反共的這一天了。為什么?我們都是一個個体,我們都是活生生的個人,我們平常似乎不需要崇高的、遠大的政治理念,政治理想以及那些所謂的哲學觀點來規范我們具体的生活方式,來主導我們的日常生活細節。但是,政治是會來直接干預我們的生活的,權力是會直接來干涉我們的生活的,不管你主觀上的愿望怎樣。看看我們自己的人生,比如現場的夏明老師,他岳母現在病危,他卻不能回去看望。他岳母只有一個女儿,岳母把他當成儿子,但是中共不給他簽證,禁止他回去。海外可能有上千人是這樣的命運,包括我自己。我父親去世的時候,我也沒有能夠和他見上最后一面。很多中國人都經歷了這個慘痛的過程,特別是六四屠殺后出來的一批人,都差不多到了自己的父母風燭殘年的時期了。流亡中的人,被阻止回到家園的人,多年不能和親人團聚的人,每一天都可能糾纏著這樣的情感,親情、鄉土情、愛情,對我們親人的愛,故土的愛,對那山川河流的愛,對歷史文化的愛,總是在撕裂著自己的心。可是,今天生活在中國大陸的人更要問問自己,今天的中國,人們能夠堅信的東西還有什么?人們吃著毒食品,孩子喝著毒牛奶,所有人呼吸的是霧霾。大人帶著孩子出門絲毫不敢放松,因為一轉身孩子就可能被掠走。當中國人對生存的環境沒有信任,沒有友愛,沒有善良,沒有慈悲,只剩下了爾虞我詐、巧取豪奪,只有被欺辱被剝奪,當所有這一切緊緊籠罩著中國人的生活時,我們必須要問一個問題:中國怎么了?中國人怎么了?為什么會是這樣?怎么辦?回顧從1949到今年,中國社會几乎所有大的災難無一不是這個政權所發動和造成的。在這樣的前提下,特別是當當局鎮壓了79年的民主運動、89年的民主運動,在99年開始鎮壓法輪功修煉者,以及在這些年當中,中共對中國社會所有旨在推動社會進步,旨在發掘人的善良,施展人的友愛,追求真實,追求真理,能夠激發人的正義勇气,針對几乎所有這一切的信仰、行為、觀念,中共的回答總是同樣——殘暴鎮壓,這才是我們今天生活的真實和現實。現在經常有人會問,中國人怎么這么慫啊?中國人怎么那么不爭气啊?中國人怎么刀架到脖子上都不敢反抗啊?确實,中國是一個負淘汰的社會,一個個有血性的、有勇气的、有道德操守的、敢于說話的、有理想智慧的,不斷一批批被迫害、被打壓、被監禁,甚至從肉体上被消滅。

  昨天晚上我打開微信群的時候,看到一個朋友發出的一個鏈接,內容講到中國文革時期千奇百怪的殺人理由,而且全是有照片的。看的人毛骨悚然。我相信這類的歷史事件相關信息和真相,我們會看到越來越多,因為現在有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追索中國的歷史真相了,越來越多的人覺醒了,越來越多的人不想繼續這樣愚昧而悲催的生活了,那些逝去的歷史正在慢慢被喚回來,讓我們能夠看到,能夠反省,能夠看清并選擇前行的道路。

  中國社會現實給我們提出一個非常嚴峻的一個問題:正義善良、道德勇气、慈悲仁愛等等品質和道義在中國人當中真的都死了嗎?今天在座的朋友能不能回答這個問題?我們應該坦蕩的、大膽的、充滿信心的回答:我們還在。中國的正義、善良、勇气,中國人追求自由、人權和民主的力量還在。我們應該樹立這樣一個信念:自由、人權、民主一定會在我們的努力下實現。我們這一代一定會埋葬中共這個專制暴政。

  今天的中國是极端宗教勢力所控制的區域之外一個最邪惡的帝國,比北韓還要邪惡。為什么?因為北韓畢竟是一個非常小的國家,金家王朝對國際社會沒有什么影響力,和中共勢力無法比;北韓沒有經濟實力去收買、脅迫、恐嚇和影響民主國家及其社會;它也沒有那么大的勢力控制其海外的僑民。所以說,中共勢力可以說是我們今天生存的世界上除了极端宗教勢力之外的最大的惡勢力,几十年來,這個暴政統治一直在挑戰人性、良知、人倫,在挑戰人們心里最善良、最柔軟、最卑微的那一絲對自由的向往,對善良的守護。現在,我們正處在這個緊迫的時刻,正處在這樣一個歷史關頭,終結中共暴政成為我們的道義責任,我們必須毫不猶豫地、責無旁貸地承擔起這一歷史使命,如果放棄,那是我們的恥辱。

  其實,人在很多時候确實是非常脆弱的,包括我自己。當人面對親情、友情、故鄉情,面對很多具体的生存選擇的時候,那是很多讓人心如刀絞的時刻,那意味著你在瞬間必須要放棄很多個人利益,放棄自己生存發展的机會,甚至需要背棄親情、友情和与親人的生离死別。可是我們已經別無選擇,我們必須要堅定一個信念,就是,反共是光榮的,反共是有勇气的,反共是正義的。中國正在有越來越多的民眾覺醒,中共正在走向窮途末路,全民倒共是一場光榮革命。

 

**文章根据2014年12月在紐約召開的「破局与轉型理論研討會」上的發言整理。
——《縱覽中國》2015年6月30日首發,轉載請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