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評分: 3 / 5

啟用星號啟用星號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
 

民主國家需要調整与中共打交道的方式

民主中國陣線主席 盛雪


  2015年9月21日,加拿大中國人權聯盟(Coalition on Human Rights in China)成員組織的代表在加拿大首都渥太華的國際大赦加拿大辦公室,与加拿大政府外交部舉行了一整天會談。由於會談是閉門內部交流性質,因此會談并不邀約媒体到場,也沒有發出新聞稿和后續報道。本文僅介紹一下民陣的參与、發言及表態。

 20150921-1sm

  首先這是加拿大中國人權聯盟長期与加拿大外交部等机构互動的模式,基本上每年一到兩次。本人与民陣加拿大成員謝衛東兩人于9月20日驅車前往渥太華,9月21日早,在國際大赦加拿大辦公室与來自加拿大各地的中國人權聯盟成員見面。會談由國際特赦組織加拿大分部主任召集,与會組織包括民主中國陣線、加拿大西藏協會、自由西藏國際學生組織、加拿大維吾爾協會、加拿大法輪大法人權會等。加拿大政府方面參加會議的有加拿大外交部、衛生部、宗教自由辦公室、加拿大情報局等部門和机构共十六名官員。

  首先加拿大外交部官員介紹了兩國在人權領域的互動和加拿大向中方提出交涉事件。加拿大方面承認,中國的人權狀況在持續惡化。加拿大政府對于中國人權律師群体遭受迫害表示了強烈的關注。

  本人在發言中主要表達了以下几點:1,希望加拿大和民主國家時刻牢記,中共統治下的中國是一個与民主國家完全不同制度的國家,不能夠像和一般的民主國家打交道那樣与中共打交道。2,中共已經嫻熟于展現兩种不同的面孔:對國際社會展現出禮貌、文明的一面,顯示出具有建設性并積极配合的友好態度,對于外交禮儀也越來越訓練有素,當然這也得益于民主國家的協助和培訓;但是對中國國內則是越來越暴虐,越來越專制,統治手段沒有底線。同時,中共越來越不在乎外界的壓力,對于自己做出的人權承諾不當回事,因為他們知道,國際社會拿他們越來越沒有辦法。3,一些民主國家的有些部門為了證明自己的對話和綏靖政策有效,不斷用虛幻的成績和所謂的進步來解讀中國,誤導世界對中國的認識。4,中共對世界的威脅是實實在在的,包括區域安全、网絡安全、健康安全等方面。民主國家應該更強硬的對待中共的強勢。

  在听取了更多加拿大政府官員的報告之后,本人對加拿大在六四屠殺之后二十多年間加拿大的中國人權政策繼續提出尖銳批評。我強調:中國早已經不是一個貧窮的發展中國家,中國已經是世界第二大經濟体,中國是全球GDP持續增長最快的國家,中國官場的腐敗是世界第一的。整個民主世界在六四屠殺后很快調整政策,開始經濟發展第一,開始和中共進行貿易,看上了中國的市場,准許中共進入WTO,又讓中共舉辦了奧運、世博一系列國際重大活動,中共便堂而皇之的進入國際行列。現在中共經濟發展強勢,民主國家經濟衰退,中共已經財大气粗了。九十年代時,中共想到什么,民主國家還可以換几個良心犯出獄;現在民主國家手里沒有什么籌碼了,習近平訪美,連個良心犯都換不出來了。

 20150921-2sm

  加拿大資助的中國項目是否用到了适當的地方?我們關注的是人權和中國的民主進步,但不希望加拿大政府出錢幫中國政府解決難題,那樣是在幫助中共減輕統治壓力,使得中共可以集中資源和力量繼續鎮壓藏人、維吾爾人、法輪功修煉群体、人權律師和异議人士等。在六四屠殺之后,加拿大于1996年改變對華政策,提出用人權對話代替對抗,并幫助中國培訓法官、律師、非政府組織活動家等,現在中共學會了民主國家的程序,知道如何對付外界的質疑,但是其專制暴政的性質沒有絲毫改變,手段更加狡猾而凶狠。民主國家應該猛醒,應該加大力度和強度對付中共,決不能繼續用溫和的態度和輔助的手段,以為中共會因此自己改變。

  本人特別要求加拿大政府嚴重關注几位与加拿大有關聯的良心犯和人權受害者的安危:

1,王炳章:王炳章的妻子、儿女、父母、兄弟、姐妹大部分是加拿大公民,王炳章1979年到加拿大求學,受到加拿大政治制度的感染而走上推動中國民主之路。王炳章于2002年在越南遭綁架回中國,目前在廣東韶關監獄服無期徒刑。他長期被單獨關押,身体狀況已經非常糟糕。

2,秦永敏:秦永敏的女儿李竹陽和哥哥秦永年都居住在加拿大,哥哥是加拿大公民,女儿是持加拿大前移民部長發出的特許令到加拿大的,目前是加拿大永久居民。秦永敏因為追求自由民主曾入獄24年,今年一月他和妻子一起再次失蹤至今,他的安危令人擔憂,沒有人知道他在哪里,沒有人知道他的情況。

3,李必丰:李必丰的儿子蔣佳冀目前生活在加拿大,是高中學生。李必丰是一位詩人和作家,自1989年參与八九民運遭判刑五年后,又兩次遭判刑,合共刑期22年,還有六年刑期。請外交部派領事官員到監獄看望他,以保障他的安全和改善他的待遇。

4,高瑜:高瑜女士于2013年10月到加拿大多倫多出席「我們共同引領未來」研討會,。她于2014年4月失蹤,后發現被中共當局抓捕,并受到酷刑虐待。高瑜以71高齡遭判處七年徒刑。加拿大應該在外交場合提出高瑜的問題,要求釋放高瑜,至少保障她的基本安全和不受傷害。

5,姚兼復:這位八十多歲的老人于2013年10月到加拿大多倫多出席「我們共同引領未來」研討會,并是主講人,會后到加拿大國會參觀訪問。他于2014年六四屠殺25周年之際遭到軟禁,至今被禁言。請求加拿大政府通過外交途徑關注老人的安危。

6,游女士:加拿大公民。知情者介紹說,游于2014年3月回中國遭逮捕,被陷害,受到刑訊虐待。其儿子居住在加拿大,也是加拿大公民。加拿大駐中國領事目前在定期看望游女士。請關注其安危,因為游本人傳遞出信息表示,當局企圖給她改名換姓,達到殺人滅口的目的。

  我要求加拿大政府安排与這些人權受害者的子女、家屬或代表會面,詳細商談救援計划。

  最后,我介紹了我受到的猛烈的网絡攻擊和在六四25周年期間受到的位于加拿大境內的騷扰和恐嚇。在座的參与者都表示,其它許多團体也遭遇類似問題,這樣的情況應該引起加拿大政府的重視。

  兩天后,一位与會的加拿大外交部官員到多倫多公干,特別提出要再次見面,并到我家里繼續談了兩個多小時。民陣總部理事、民陣加拿大秘書長羅樂在座,我們介紹了我們對加拿大對華政策的看法,分析了習近平政權的基本性質和動態,提出了我們的希望和觀點,并詳細介紹了中國一些嚴重的人權案件。

2015年10月1日


首發於《縱覽中國》網刊,http://www.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57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