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評分: 1 / 5

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
 

儘管生活在加拿大,中國人權記錄的批評者個人仍會受到極大的敵意。這可能包括"五毛黨"(即網絡幽靈寫手,據說其每侮辱一個作者或話題,就會從中國政府那裡獲得五毛錢)發起的網上攻擊。更有甚者,比如加拿大的世界小姐林耶凡,其在祖國的家人受到秘密警察的威脅或勒索,只是因為他們的親戚在加拿大發表了對政府的負面言論。

   

但是盛雪女士遇到的狀況,可能是所有這些情況中最來勢洶洶的。盛女士是加拿大领頭的民主權利的倡導者之一,優雅睿智,但長期以來一直是異常荒唐的攻擊行動的目標。

她的頭像被PS到提供性服務的廣告上,她的個人隱私被大量散發。一個為敗壞其名譽的毒筆行動聲稱她從她所領導的國際人權組織--民主中國陣線那裡貪污錢財。(民主中國陣線進行調查後,對此說法予以否認)。

更離譜的新情況是,一個戴安全帽的男人近期不顧嚴寒,堅持站在國會山前,拿著標語牌,聲稱盛雪是中國間諜。

盛女士所經受的這些磨難處於言論自由的灰色地帶,似乎沒有法律能管得到。儘管這位加拿大密西沙加市的居民受到加拿大自由與人權憲章的保護,可以自由表達她的政治觀點,但同時,她卻很容易受到來自暗處的各種指控,而指控者似乎不用負擔任何責任。

加拿大國會議員、前保守黨移民部長康尼,已經和盛女士認識20年了,他說:"我很遺憾,加拿大的外交政策機構往往對於壓制這種憂慮反應得太快”。他補充說:"加拿大華人社區非常急迫的需要盛雪女士發出的聲音,以關注中國的人權問題"。

盛女士的盟友說,"敗壞她的名譽,目的是讓她在自己的祖國被消聲。"

“這種磨難發生在加拿大境內的加拿大公民身上,政府有全部的責任去保護它的公民。”中國人權網絡聯盟主席麥克•克里格在週五舉辦的新聞發佈會上說。

加拿大多個推動民主運動的組織的代表出席了新聞發佈會。一些與會者指出,他們數次向警察求助而無所收穫。警察告訴他們,目前當局能夠做的很有限。

會議組織者之一馬吉德.沙菲牧師指出,盛女士的支持者們會發律師信給指控者,要求他們停止攻擊行動。

馬吉德牧師是“同一自由世界”的主席。他表示,中國的威脅和恐嚇不會對他造成干擾。他說:"讓他們親吻我的後面吧"。

當通過電話聯繫到在國會山莊前抗議的張向陽時,他說他發誓對盛雪女士的指控是真的。他不會受到可能出現的訴訟的影響。他說:"我知道這是嚴肅的事情,我會對我的指控負全責",他並否認自己可能是被中國付款的挑釁者。當被請求提供更多佐證時,張先生說,他不需要任何人替他說話。當被問到在國會山為什麼還要戴安全帽時,他說,他的生命處於危險之中,他戴安全帽是出於保護自己,併為了"展示我的決心和意願"。

盛雪說,自從她在自天安門大屠殺之後不久抵達加拿大,她就經常收到辱罵騷擾電話。後來,盛雪逐漸成為加拿大華人社區的重要人物,把一些隔閡很深的不同群體組合到一起,包括法輪功、維吾爾人、藏人、台灣人團體等。另外,她也是一位出色的詩人和記者。 2001年,她在加拿大麥克林政經週刊雜誌上關於難民船的報導,使她獲得了國家雜誌獎。

盛雪在暗自垂淚的一刻表示,她挺身而出讓其社區磨練她的信譽,她說:“如果我不夠堅強,我就不配獲得信任。”

令人特別受到觸動的是,盛雪提到,她曾去看心理醫生,那些攻擊給她造成的壓力實在太大了,她感覺自己無法承受。當她把數百頁對她的指控材料展示在一位華裔心理醫生面前時,醫生愣住了。

    "噢,天哪" 她回憶醫生當時說,"這是政治,我幫不了你!"。

 

»

 
Chinese poet, journalist and activist Sheng Xue conducts reaches out to the media in desperation sharing that she has been accused of being a Chinese spy and that her tormenters are using the internet to destroy her reputation during a press conference in Toronto on Friday, March 4, 2016. (Michelle Siu/The Globe and Mail)
 
Chinese poet, journalist and activist Sheng Xue conducts reaches out to the media in desperation sharing that she has been accused of being a Chinese spy and that her tormenters are using the internet to destroy her reputation during a press conference in Toronto on Friday, March 4, 2016. (Michelle Siu/The Globe and 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