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評分: 0 / 5

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不啟用星號
 

記者保護協會:中國海外的批評家遭受被潑污和電腦攻擊

 

(英文原文原載于:https://www.cpj.org/blog/2016/03/chinas-overseas-critics-under-pressure-from-smear-.php)

王亞秋 (亞洲東北部特約記者)

 

“我認為我的行為傷害了國家利益。我所做的是非常錯誤的,這次事情給我上了一課, 我承認自己犯了罪。” 中國女記者高瑜于2014年5月,在中國官方電視台中央電視台CCTV上公開認罪時說。

高瑜女士在電視上認罪后,于去年(2015)11月以保外就醫理由獲得釋放。她是自2013年以來,超過十五個人通過這樣的方式,在國家電視台上公開認罪的其中一例。這些人中有記者、社會活動人士、人權律師等,這樣的場景讓我們回憶起毛澤東時代才有的公開自我認罪。居住在國外的异議記者說,地理上的距离并沒有起到保護作用,他們依然受到公然的羞辱和威脅。

記者保護協會和兩位海外華人記者談過,他們介紹了遭到潑污的言論攻擊和网絡攻擊。雖然無法證明是誰在背后操縱攻擊行動,但是他們怀疑是中國政府或者它的爪牙所為。

shengxue
獲獎記者盛雪(如圖)告訴記者,她遭遇了大規模的針對她的誹謗行動。
 

獲獎記者臧錫紅,也就是外界所熟知的盛雪,在1989年天安門事件后來到加拿大。她作為自由亞洲電台加拿大的特約記者,為自由亞洲電台工作了17年,直到2014年。現在她是自由作家和民主人士。盛雪關于人權事件的報道為她贏得了加拿大國家雜志獎和加拿大記者協會深度新聞調查獎。

但是,在网絡上用中文搜索她的名字,出現的結果更多的是譴責她的不道德行為。“這樣的事情從2006年就開始了,2012年后變得更加嚴重,我一直是這類嚴重的人身攻擊的目標。”盛雪告訴保護記者協會。

當保護記者協會用谷歌(google)搜索盛雪的中文名字時,發現頁面上的文章包括指控她通奸、賣淫、是中國政府的間諜、貪污給异議人士的人道捐款和威脅一個得癌症的作家等。“在其中一個网頁就有超過150篇這類針對我的潑污文章。另外一些潑污文章被發布在各种网站上。我的丈夫和我都被強行拉入他們設立的郵件組,甚至無法退訂,我們被迫要看這些東西”盛雪說。她告訴保護記者協會,她在2006年的一個會議上遇到過一個人,這個人當時大聲指證某個人是間諜。盛雪說這個人是這些抹黑文章的作者之一。

盛雪說,另外,她的照片遭篡改后被放到网上,還有使用她的形象和個人信息,指她提供色情三陪服務的廣告被廣泛發布。根据加拿大《環球郵報》(The Globe and Mail)這個月的報道,有一張网絡照片顯示,一個中國男人在加拿大首都渥太華的國會山前,舉著展板聲稱盛雪是中共間諜。盛雪還告訴保護記者協會,她的网絡遭到頻繁的DDoS的攻擊。“我已經無所謂了,隨便他們怎么做吧。”盛雪說。

“這些騷扰給我和我的家庭帶來巨大的壓力,我的妹妹曾經非常支持我的人權活動,但最近她強烈要求我停止批評中國政府。”盛雪說

邁克.克里格是位于加拿大多倫多的一個人權組織——中國人權聯絡聯盟的主席。他告訴保護記者協會,該組織已經向加拿大警方和情報机构發出信函,要求他們對這些攻擊和騷扰進行調查。他并且補充說明:“我們是和盛雪緊密合作多年的人,我們完全信任盛雪,我們認為這些指控是荒謬的。

居住在紐約的网絡寫手溫云超,他在兩年前曾經幫助保護記者協會研究中國入獄記者的年度報告。他也一直是网絡騷扰的受害者。溫云超在中國時是一位地方和全國性媒体的网站編輯及記者。他說,在2012年离開中國之前,他的网絡寫作不斷遭到警察的干扰。

2月28日,一個以溫云超14歲儿子的名字設立的推特,用中文發出的推文指責溫是中國間諜,并說,溫和妻子的關系已經破裂。他告訴保護記者協會。保護記者協會讀到其中的一條推特寫道:一個班上同學跟我說,我听說你爸爸是中國政府派出的一個間諜。每當我听到這些話,我的心里滿足感就油然而生……,我爸爸是個偉大的人!

3月5日,溫云超的手机接到了超過200個匿名電話。同時,DDOS攻擊了他的IP地址并導致他的网絡癱瘓。溫云超今天對記者保護協會說,這類攻擊已經持續整整一周。溫云超將截屏貼在了他的社交媒体上,顯示他接到的那些匿名電話騷扰: ”看看,新一輪針對我和我家人的攻擊又開始了,真的挺難承受的”,他對記者保護協會說。

2013年6月,溫云超在美國國會听證會上作證時表示,自2011年以來,他經歷了包括DDOS攻擊、网絡釣魚、黑客行為、披露他和家人的私人信息等。在2012年的一個時間段,不明身份的人每天對他的网上(推特)發布惡意誹謗信息超過每天一万次。溫云超在听證會上說。

攻擊一直在持續。在2014年中期,一系列的文章指責他從事間諜活動、腐敗、賣淫,他還被稱為狗。那些使用移花接木手段制作的淫穢照片被廣泛地在互聯网上散布。

几個月后,几篇污蔑他的妻子的文章在网上出現,指責她虐待儿子。溫云超說他沒有把這些文章告訴他的妻子,有人并用匿名方式將文章通過電郵發送給他。“經過了這一切,我已經能夠承受。但是我不确定我太太是否能夠承受,最好是減輕她的痛苦。當這一切開始的時候,我們的儿子只有10歲。”溫云超說。

同樣的惡意色情誹謗也被用來對付旅澳政治漫畫家巴丟草,以及逃到泰國被逮捕并遣返回中國的姜野飛。巴丟草是一位出色的漫畫家,他在《中國數字時代》上使用筆名來保護他的身份。“他在畫漫畫支持中國入獄的人權活動人士之后,在推特上遭受了誹謗和攻擊。”《中國數字時報》報道說。“可以從那些誹謗的文章看出,他們非常細致地檢查了我發布在我社交媒体上的圖片和文字。現在我最擔心的是我家庭的私人信息被曝光。”巴丟草告訴記者保護協會。

姜野飛是一位獨立漫畫家,他通常將作品發表在社交媒体上。他的妻子告訴記者保護協會,她認為姜野飛在去年被盯上是因為他有針對性地在漫畫里諷刺了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姜野飛的結局是最后出現在中國的中央電視台上。姜野飛被從泰國遣送回了中國, 2015年11月,中國警方以“協助他人偷越國境罪”逮捕了他。

根据保護記者協會的觀察,在那個月晚些時候的中央電視台播出的畫面上,姜野飛穿著監獄背心,緩慢地說:“我覺得我的行為是錯誤的,我感到很后悔,我希望得到寬大處理”

 

*王亞秋獲有喬治華盛頓大學的國際事務碩士學位。她的有關公民社會和中國人權的文章刊載在《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大西洋( The Atlantic)》、《中國的改變( China Change)》等報刊。